关于《歌唱祖国》作者的一段隐衷

其实,事情已经过去50多年了!这里涉及的“作者”王莘、鲍昌、艾青都已先后于2007年,1989年,1996年作古。正因为这首当代中国音乐经典已经传唱光大,没有谁、也没有什么必要非得站出来与王莘先生争夺什么“权益”,所以,这件事倒成了我关注建国以后中国文化界生态的一个特殊标本。
                                                                     
[img=500 border=0,633 src=]http://blog.116.com.cn/[/img]
                                                                           

关于《歌唱祖国》作者的一段隐衷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
  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宽广美丽的土地,
  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
  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
  这是一首传唱了半个世纪的祖国颂歌。1993年,这首题为《歌唱祖国》的歌曲入选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2008年8月8日,在第21届奥运会上,林妙可小朋友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演唱令无数炎黄子孙热泪盈眶!
  关于《歌唱祖国》这首歌的词曲作者,历来的署名都是音乐家王莘。2007年10月17日,新华社播发的有关王先生去世的消息,题目就是“《歌唱祖国》作者王莘与世长辞”。然而,在天津音乐界的“老人”中间一直流传一个说法,即,这首歌的作者署名另有隐衷。2008年第9期的《中华魂》杂志上刊登了王莘同志生前友好、天津音乐界“老人”张学新的一篇署名文章,掀开了这段隐衷的一个角落。(见题图及下图)
                                                                             
[img=500 border=0,632 src=]http://blog.116.com.cn/[/img]
                                                                           
[img=500 border=0,621 src=]http://blog.116.com.cn/[/img]
                                                                             
  作者在这篇文章中说:“王莘经常说,这首歌不是我写的,应该说是集体创造。这话有一定道理。据我所知,1950年作家鲍昌也在天津音工团工作,国庆节前,写了两首歌词,一首《祖国之歌》,由肖云翔作曲,并制成唱片。另一首《歌唱祖国》,王莘由北京回来,拿去做参考。王莘写完《歌唱祖国》,关于词作者如何署名,征求鲍昌意见时,鲍昌看了歌词说:“你全改了,已经不是我的歌词,不要给我署名。”(据王莘后来跟我说,歌词中只使用了鲍昌的形容词“亲爱的”)。于是,王莘送给《天津日报》的歌篇中,只好署‘王莘作’。王莘希望国庆节刊出,那时《天津日报》版面紧张,未能发表,将排版校样退还王莘,天津音协负责人孟波与张恒看了《歌唱祖国》校样,认为写的很好,决定在他们编辑的《大众歌选》第三集头条发表,经《大众歌选》正式发表,在全国发行,又经天津音工团演唱、广播,《歌唱祖国》在许多地方传唱起来。
  1951年9月15日《人民日报》刊发文化部‘关于国庆节唱歌的通知’,要求除国歌外,全国人民要普遍学唱《歌唱祖国》与《全世界人民心一条》,“在国庆节时,整齐地热烈地唱出来。”报纸用半版篇幅刊登了这两首歌曲,并有孙慎的简要说明。孙慎在短文中称赞《歌唱祖国》“曲调流畅、嘹亮,是宣传爱国主义精神的歌曲中较好的一首,全曲展现这无限的骄傲和热情,歌唱我们美丽、伟大的祖国,勇敢勤劳的人民和幸福美好的新社会。”
  “这年10月号《人民文学》当作诗歌还发表了王莘的《歌唱祖国》的歌词,字句与《人民日报》发表的歌曲完全一样。文化部通知中特别说明,《歌唱祖国》‘歌词有几处修改’。找到当年的《大众歌选》第三集,仔细核对一下,果然有几处重要修改。现摘录、比较如下:
  宽广美丽的土地’,‘土地’原为‘大地’;
  ‘我们战胜了多少苦难’,‘多少’原为‘一切’;
  ‘东方太阳,正在升起’,原为‘太阳升起,万丈光芒’;
  ‘独立自由是我们的理想’,原为‘五千年的文化光辉灿烂’。
  很显然,这样修改之后,歌词更加完美,一直传唱至今。那么,是谁修改的呢?据说是大诗人艾青所改。
  那时,《人民文学》月刊,由茅盾任主编。艾青任副主编,负责日常工作,刊物每月一日出刊、发行,要提前发稿。可能文化部通知前,《人民文学》已经发排,于是就按照艾青改稿改了原歌词。所以《人民日报》所载歌词与《人民文学》完全相同,听说王莘同志还为此向艾青通知表示感谢。” “1954年王莘就写道:‘这首歌不是我写的,而是群众自己的创作,因为我只是用音符把人民的情感记录下来’(《新观察》1954年4月号)。”
  这个大段的叙述很有些特殊。首先,作者张学新是王莘的老战友、老朋友,早在1945年,它就与王莘合作,根据王的意思,创作了《歌唱解放区》歌词,并由王莘谱曲;在1950年《人民音乐》杂志的创刊号上,也刊发了“艾文惠 张学新 方沉 王莘”共同署名的作品《唱英雄》。作为天津音乐界的老同志,张学新应该是最了解情况的。
  此外,作者深知此文所涉及细节的敏感。他在文章发表后特意发传真件给另一位天津文化界老同志的后人,并附注:“看后可转交鲍昌的儿子,意见告知”。
  其实,事情已经过去50多年了!这里涉及的“作者”王莘、鲍昌、艾青都已先后于2007年,1989年,1996年作古。正因为这首当代中国音乐经典已经传唱光大,没有谁、也没有什么必要非得站出来与王莘先生争夺什么“权益”,所以,这件事倒成了我关注建国以后中国文化界生态的一个特殊标本。
  历来,《歌唱祖国》的署名都是“王莘词曲”,但是张学新在这里引出了关于鲍昌和艾青介入歌词创作的说法,并以54年前王莘自己的话说:“这首歌不是我写的,而是群众自己的创作”。这与近年来的说法完全不同。
  新华社2007年10月15日播发的题为《王莘与《歌唱祖国》》(http://www.chinapressusa.com/entertainment/2007-10/15/content_28616_3.htm)的叙述是很有代表性的: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王莘也担任了天津音乐工作团(天津歌舞团的前身)团长,在天津市音乐工作战线上继续奋斗。开国大典前,该团肖云翔同志提议每个人写一首歌,作为开国大典的献礼,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人们纷纷忙着构思新歌曲。作为团长的王莘更感到有责任、有义务为开国大典写一首好歌。然而,由于想抒发的东西太多,直到‘十一’那天,他作为天津音乐界的代表参加开国大典游行,才渐渐有了灵感,写出了一首《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歌曲。尽管王莘满腔热忱地创作了这首歌曲,但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也没有传唱开来。”
    “王莘为此心里很难过,也清楚地认识到这首歌是靠一时的激情写出来的,没有把自己的感受与情怀完全表达出来,缺乏感人的力量和深厚的底蕴。他下决心,要写一首歌唱祖国的作品,用以表达全国人民的心声。在1949年底至1950年上半年,他不停地探索着,写作着。”
    “正因为王莘孜孜不倦的探索,灵感终于来了!
    1950年9月的一天上午,王莘为天津音乐工作团去北京采购铜管乐器,准备为庆祝新中国的第二个国庆搞一个气势恢弘的音乐会。他从战友文工团的临时住处走出后,路过天安门广场,只见这里已充满节日气氛,蓝天白云之下的天安门已装饰一新,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工作人员正忙着悬挂毛主席巨幅画像,此时,正好有一队少先队员走来,他们吹着小号,打着鼓,齐声喊着毛主席万岁,显然是为迎接国庆节游行而在排练。这一幅美好的情景让王莘怦然心动,他眼前仿佛出现了庆祝国庆节检阅的场面:红旗如海,游行队伍热烈地向天安门高呼“毛主席万岁”。此情此景使王莘心中突然产生了创作灵感,“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的歌声脱口而出。
  迎着夕阳,王莘边走边哼唱着上了回天津的火车,人们还以为上来个疯子。王莘挤了个座,在火车轮子有规律的隆叫声中,哼唱着、写着新歌的词曲。到夜里四点多钟下车时,这支颇有进行曲韵味的新歌已基本成形。
  回到家中的王莘十分兴奋,叫醒了正在睡觉的王惠芬,说我终于写出来了,边说边给王惠芬哼唱,已近临产的王惠芬也顾不得腹内疼痛和疲乏,跟着王莘一起唱起来,越唱声音越高,越唱越高兴,并连夜一气呵成了歌曲的第二、三段歌词。他们觉得,这首歌唱祖国的歌表达了他们对新中国的全部热爱之情。
  天亮了,被王莘命名为《歌唱祖国》的歌曲也问世了。第二天便拿到天津音乐工作团总部,把词曲交给钢琴手靳凯华和男高音王巍弹唱。天津音乐工作团的同志们听后,都反映这首歌唱着带劲,演奏起来也很有气势。尤其这一作品还借鉴了许多西洋音乐的手法,是王莘音乐上的一大突破。”
                                                                                
[img=300 border=0,209 src=]http://blog.116.com.cn/[/img]
                                                                              
(图为王莘的儿子(右)展示父亲的手稿
                                                                                
[img=300 border=0,430 src=]http://blog.116.com.cn/[/img]
                                                                                
(图为王莘的手稿)
                                                                                
显然,在这个关于创作过程的通行版本中,《歌唱祖国》完全是个人创作,丝毫也找不到“群众集体创作”的影子,更没有他人的介入。那么,作为王莘的老战友、老同事,建国初期王莘歌曲创作的合作者,而且是王莘创作经历的重要解说者,张学新先生这番“群众集体创作”的强调,就该引起我们的关注了;何况他还特意要求将这篇文章“转交鲍昌的儿子”!
  有关艾青可能对《歌唱祖国》的歌词进行了改动,并且“王莘同志还为此向艾青同志表示了感谢”的情节已如上述。那么,鲍昌究竟在这首歌词的创作中起过什么作用呢?
  鲍昌先生生前最后职务是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常务书记,不过在1949年的时候,19岁的他不过是刚刚入党两年的天津音乐工作团的指导员。
  网上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http://www.8dou.net/critique.asp?articleid=2862:“当年鲍昌与王莘等人到北京办事(一说是买乐器),在列车上,鲍昌心有所感,就将一个没有香烟的烟盒拆开,反过来,很快地写下了歌唱祖国的第一段歌词: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他写完给王莘看,王莘很满意,就决定谱写成曲。可是在谱曲时觉得仅仅一段很单薄,他就补写了两段,并加上了副歌歌词。”
  天津作家吴若增先生在《中国作家》上发表过一篇题为“闲话鲍昌”的报告文学,生动详细地描述了鲍昌一生的经历。在这篇显然采访过本人,按规矩一定会给本人看后再发表的文章中,有如下一段文字:

    “一九四九年四月,《天津日报》上发表了他的文学处女作《我的母亲》,那是他用母亲来比喻党的一首民歌体诗。紧接着,他写诗,写歌词,写散文,写小说,写剧本,一发不可收拾。他写过一首歌词,开头的句子是‘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嘹亮。。。。’”

这篇文章在1986年初夏发表,《中国作家》是作协的机关刊,鲍昌时任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因此他是不会看不到此文的,更不可能允许作者在这样为人熟悉的作品中杜撰。因此,我认为,这段叙述只有一个来源,就是鲍昌本人!但文章的委婉与分寸说明,鲍也确实并不想张扬此事。

鉴于对这件史实的兴趣,我辗转读到了鲍昌先生遗孀亚方女士的一份手稿。关于创作过程,手稿是这样叙述的:
  “在我的记忆里,《歌唱祖国》这首歌的歌词原作者是鲍昌。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布建立。鲍昌热血沸腾写了不少歌唱新中国的诗词和歌词。其中就有《歌唱祖国》这一首。曾在某报刊发表过。当时鲍昌和王莘同在天津音工团工作,王莘看到歌词后,很快谱出曲子,以‘《歌唱祖国》鲍昌词,王莘曲’的名义发表。后来过了一段时间,王莘将歌词的主段部分,主要是第二、第三段,作了较多修改。王莘向鲍昌说明所作改动,当时鲍昌可能对改动有想法,可能又不好拂老同志的意,就说这词就用你个人名义吧。这样,这首歌就成了王莘一人的词曲了。曾在音工团工作过的阎家鸣同志说,他曾有过一盘录音带,一面是他妻子王耑唱的《祖国之歌》,是肖云翔的词曲。另一面是《歌唱祖国》,注明是‘鲍昌词,王莘曲’。这盘录音带上的《歌唱祖国》一歌是转录自肖云翔的一张78转唱盘。肖云翔的这张唱盘上的《歌唱祖国》注明是‘鲍昌词,王莘曲’。我也曾听说过,文革初期,在批判王莘的一次会上,当时任天津文联办公室主任的史如北发言说,《歌唱祖国》的歌词是鲍昌的,你王莘给占用了。”
    “《歌唱祖国》在全国唱响后,我曾想,这首歌如果当初不改变词作者就不可能唱响了。在极左形势下,词作者鲍昌是摘帽右派,再好的词也不会让见世面的。只是这首歌中的几句歌词: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的歌声多么嘹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宽广美丽的土地,是我们亲爱的家乡。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这几句原著,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之中,作为鲍昌的作品留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每当听人长到这几句歌词,都要引起我心灵的颤动,引起我对炮昌的种种怀念。”     “这些年来,有关这首歌的创作和王莘同志的创作,天津市的报刊发表了不少文章。我对王莘同志的歌曲创作成就是很敬佩的。可是,有一篇文章中写到,在谈这首歌的创作过程时王莘同志说,他当时在从北京回天津的火车上,如何如何激动,遂产生了这首歌的歌词云云。我看到此处,不免产生了种种想法,对王莘同志的作为感到十分遗憾。
  对于我们这一代文化人来说,王莘先生和鲍昌先生都是有大成就的艺术家和作家,一篇作品的署名决不影响他们的创作成就;斯人已逝,作品归属“个人”还是“集体”恐也绝难有个清晰厘定。我的兴趣还是从中窥见建国初期文化界的某种生态。
  鲍昌小王莘12岁,据他自己的记述,他是1949年初从张家口华北联大文学院赶往平津战役前线的。因为排队报数时是“双数”,所以分到了接管天津的文化界,“单数”的去了北京。又据《天津文化艺术志大事纪略》(http://www.tjwh.gov.cn/whysz/03dsjl/1949-1960%A3%ADdsjl.html)1949年3、 4月间,天津军管会文艺处与华北工会天津办事处宣传部联合召开首次工厂文艺座谈会时,有陈荒煤、周巍峙、孟波、王莘及市工会宣传部部长王林等50余人参加。8月决定在天津成立文学、美术、音乐、戏剧工作者协会时,王莘等11人即为文联筹备委员。到1950年1月,天津市音乐工作团(天津市歌舞剧院前身)成立,王莘任团长,曹火星(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作者)为副团长。这时候的鲍昌不过是音工团办公室秘书一类的角色,所以他陪团长到北京买趟乐器在道理上是成立的。
  亚方文章中说“这首歌如果当初不改变词作者就不可能唱响了。”如果鲍昌参与了《歌唱祖国》的歌词创作,而又半个世纪并未声张,这很可能是他的真实考虑。同为《天津文化艺术志大事纪略》记载:“1957年 6月下旬,按照中共天津市委的部署,天津市文艺界开始了反‘右派’政治运动。运动期间,对天津人艺话剧团酝酿组建“野百合”、“夜海河”剧团的问题,歌舞剧院“请愿”的问题,戏剧曲艺作家何迟及《新港》文艺月刊主编鲍昌等的著作与言行,进行批判,并将何迟、鲍昌等划为右派分子。”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由于创作者在后来的政治运动上有染,其作品也被打入冷宫,如果某音乐作品影响太大,面临的就是“改词”。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就唱过若干首被改过歌词的老歌。
  作为一首脍炙人口的优秀歌曲,《歌唱祖国》的歌词此后也历经坎坷。先是1968年9月,当时天津市负责人之一的王曼恬通知王莘到钧鱼台国宾馆见江青,当时江正在排样板戏,休息时,江青对王莘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聂耳、田汉创作的,田汉是叛徒、坏人,我想改国歌,你有意见没有?”王答:“要改先得有词,才能配曲。”江青说:“你的《歌唱祖国》有缺点。”“第一,没有写文化大革命,第二,没有写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尽管王莘不愿意,但是江青一声令下,他也奈何不得。根据天津人民出版社1968年10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选》,当时署名王莘词曲,改动后的歌词为: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革命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社会主义祖国,到处都是灿烂阳光。
  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领导我们奔向前方。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七亿人民意气风发,社会主义祖国蒸蒸日上,
  军民团结斗志昂扬!谁敢侵犯我们就叫他灭亡。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革命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社会主义祖国,到处都是灿烂阳光。
  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领导我们奔向前方。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创了马列主义新篇章,
  革命人民朝气蓬勃,一代新人茁壮成长,
  跟着毛主席当革命闯将,红彤彤的世界靠我们开创。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革命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社会主义祖国,到处都是灿烂阳光。
  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领导我们奔向前方。
  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共产主义是我们的理想,
  光荣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是领导我们的核心力量,
  毛泽东思想光芒万丈,照亮了我们的胜利航向。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革命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社会主义祖国,到处都是灿烂阳光。
  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领导我们奔向前方。
                                                                           
[img=478 border=0,359 src=]http://blog.116.com.cn/[/img]
                                                                           
(图为1968年天津出版《歌唱祖国》)
                                                                             
有报道说,1968年以后,红卫兵把王莘作为“反动学术权威”揪出来批斗。记者翟翊写道,此后,“在一些好心人的帮助下,王莘迅速逃到乡下藏起来。他在乡下躲躲藏藏一晃就是三年。”
  再以后,大约是1973年,在筹备四届人大会议之前,各单位曾被通知征求对《国歌》修改的意见,其中,改后的《歌唱祖国》就作为替代《义勇军进行曲》的选择之一。
  2007年10月15日,作为天津市音协名誉主席、中国音协“金钟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89岁的王莘先生辞世。他生命的最后25年是在和疾病做斗争中度过的,1994年,他拿出全部存款设立了“王莘歌曲创作奖励基金会”,抗击“非典”期间他还创作了歌曲《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艾青先生故于1996年5月5日。如果不是张学新先生的文章,几乎无人提起他也曾参与《歌唱祖国》的歌词创作,这或许因为他即使参与过,也不过是做了一个编辑份内的事;或许是因为他的创作实在是太旺盛了!从1936年到1997年诗人一共出版了44部诗集,这其中还有将近20年身陷囹圄。
  鲍昌先生“右派”摘帽后调至天津市文学研究所,1974年调天津师范学院,1980年任该院中文系主任。1982年被选为中国作协天津分会副主席。1984年任中国作协常务书记。作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作家协会承上启下的领导人之一,有独幕剧集、短篇小说集、评论集问世,并有长篇历史小说《庚子风云》,他同时从事文艺理论、美学研究和文艺批评。尽管曾对身边亲友说起过一些《歌唱祖国》歌词创作的缘起,但他从未主张过对于这首歌词创作的权益。鲍先生于1989年2月20日去世,享年59岁。
  有记载说,《歌唱祖国》的乐曲“首弹”为当时音乐工作团14岁的钢琴手靳凯华,“首唱”为当时19岁的男高音演员王巍。
                                                                                 
                                          11月11日写于北京
                                          1月5日改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efgh338 (2009-9-18 14:44:36)

    深圳平安学车0755-22212235深圳学车论坛,深圳学车网 网址: www.xczpa.com
    学车热线:0755-22212235 陈小姐13590154633

        组团QQ:824978756

        组团惊爆价!!现在组团学车开始报名了!组团优惠火爆进行中,想加团的朋友们赶快行动……学车组团惊爆价!!轻松圆你一个学车梦!组团优惠中……

        我们秉承“质量第一、服务第一、信誉第一”的宗旨实行“以学员为中心的全方位服务”!不限学时,保证学员学到、学会,考驾照的同时能让学员练好驾驶技术的驾校。

        1.学车不限学时

        2、拿证时间:出学员证后两个月左右拿证

        3、考试.上课定点接送服务

        4、练车时间不限,周一至周日均可练车

        5、包所有费用:从学车报名之日起,到拿证止,中间不会再产生任何一分钱不合理的费用,缺考费除外。

        6、适合人群:快速拿证,对考试没信心怕考不过,没有任何基础的学员选择最佳

        服务区域:深圳华强北、八卦岭、布吉、罗岗、坂田、华为、富士康、观澜、大浪、民治、梅林、莲花一村、宝安、罗湖、莲塘、南山、西丽、福田、龙华、西乡、龙岗、坪山、龙华驾校|南山驾校|罗湖驾校|宝安驾校|华为学车|观澜学车|龙华学车|粤港学车|坂田华为学车华为学车|龙华驾校|南山驾校|罗湖驾校|宝安驾校|罗湖学车|福田驾校福田学车|宝安驾校宝安学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