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九旅东北地区战斗史- 兵不厌诈 (八)

何宣太著 十一 兵不厌诈一声号令消灭了方正县城的敌人 延寿打开后,我们几个营的兵力迅速进到方正县。县城内的敌人是70-80多名的人枪,我们派人送信给敌人,阐明东北的形势,劝他们不要抵抗。特别是对敌人的头头,指出他们应该申明大义,不要顽固,只有联合起来共同建设东北才是东北人民奋斗的光明前途。迫于形势,他们不敢抵抗,让我们进城了。但是根据了解,这股敌人并不可靠。为了不让他们逃走,即利用元旦节日,第二天事先埋伏好兵力和机枪,并规定了统一行动的号令,当即召集他们排以上干部集中到一个礼堂。一个口令,收缴了他们的枪支,一个号令,各营出击的连、排把四周敌人的住房、城门洞的流动哨位全部包围并缴下了他们的枪支。这一行动很巧妙,不费一枪一弹,就解除了敌人的武装。事后我们做宣传工作,揭露他们的长官都是败类,动员他们回家生产种地,对他们进行了遣散回家的处理。这股敌人之所以能乖乖地缴械,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的武器装备比他们强,我们有机枪、大炮;另一方面他们大多是受蒙蔽来当兵的,所以很听话,遣散工作只用了一、二天,不少人临走时还恭敬地弯腰行礼,表示敬意地离去了。 这次歼敌,我领着一营的一个排,在解决北门洞上敌人的一个中队时,还缴到一支精致的三号勃朗宁手枪和十五、六发子弹,我真喜欢,爱不释手,一直珍藏在身边,本想留作纪念,可惜文化大革命初期上交了,现在再也要不回来了。 十二 松花江畔冰块上的战斗 1945年年终,三九寒天的松花江上,冰冻的江面如钢铁一样坚硬。那股从延寿县跑出来的敌人时而过方正县地区,时而回通河县、木兰县地区,来回窜扰。我哈北党的领导人在江北的木兰县、巴彦县一个狭小的地带,我们在方正县不能长期留住。部队稍事休息二天,即继续北进松花江畔。我前卫的三营发现了这股敌人,就在江畔坑坑洼洼的地上打起来了。刚开始双方都以为是自己人,后来我方确定对面是敌人时,我三营打正面,二营侧击,敌人看出我们的来头不对,亦察觉我们是关内来的老八路,我们一阵火力冲锋,敌人匆忙后退,跑进白石拉山区的深山密林去了。那天我因长期劳累,特别是北满零下40度的寒冷天气,刺激了我那条1938年负伤致残的右腿骨,骨髓疼痛钻心,无法忍受,行动艰难。本来从方正到通河全在松花江的冰块上艰难行走,已经痛苦不堪,又遇到这天要在冰上打仗,途中我多次因腿伤摔坐在冰上,又艰难地爬起来继续前行。那天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刻骨铭心,一直无法释怀。在战斗中敌人逃跑钻进了白石拉山区的深山密林里,为了歼灭该股敌人,刘转连师长要我带一营追进白石拉山深处,寻敌作战。我没有接受,也无力接受这个任务,因为我站立都很艰难,怎么能带部队跑步追击呢?部队没有去追。师长对我这次无力率兵追击的事实可能有误解,以为我有畏敌情绪,没有办法解释,而且在战争的环境中也无法解释的清楚。我们收拢部队,再次在冰上过了松花江,进到通河县、木兰县等哈北区域。 共产党的军队能够胜利,一要有良好的军心,二要依靠民心。我军从南满过东满,最后到达北满,三九寒天零下40度的气温,是人民群众帮助我们克服了天大的困难,使我们顺利抵达了哈北地区。我们的领导同志到达哈北后,见到了党中央派去的高岗等干部。一见面他就说:你们要不是来的快,我这个哈北书记迟早要当俘虏啦!他高兴,我们全体也感到欣慰。部队在木兰县休息了三天,哈北军事委员会负责人聂鹤庭同志率领我们团单独去了东兴县。那里的敌人有一百多人,都是骑兵,他们慑于形势,慑于我军的威望,不敢与我对抗,并听从我们首长的宣传教育,开城门欢迎我们进城,其骑兵部队亦公开宣布是我们哈北军分区骑兵团的番号,收编归顺于中国人民军队。从此,哈东、哈北十几个县都归顺了我们,达到了统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