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族在新疆,什么时候会灭绝呢(ZT) 6

当个人的民族属性与政治利益挂钩,有时就变得比较敏感,族际通婚子女选择哪个民族,或是否被该民族认同,可能会对其个人的政治生活、社会地位产生影响,尤其是当牵涉到是否有资格成为这个民族的代表时,一些人的认同标准就变得很严格了。据我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在各级民族自治单位,政府的最高领导要由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民族的公民担任;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各民族代表应占有一定比例;在干部任用上,对各民族干部的比例也有一定的规定。在新疆,许多政府部门的职位都有一些延续下来的民族成份规定,某个职位应该由某个民族的领导就任。一些族际婚姻的后代,如果跨入政坛,并且可能升迁到一定职位,他对民族成份的选择可能会影响到他的政治生涯。有时他本人的民族认同并不代表这个民族对他的认同,如果这种认同并不一致,他的升迁可能会因此受阻,甚至在工作时可能会有许多尴尬。
总之,对于族际通婚子女来说,民族属性和民族认同的建立都具有一定的选择性,父母的选择往往是有意识、有目的的,更多地从子女未来发展预期角度去权衡,两者有时可能并不一致,子女在以后的生活中也可能出现身份及认同的变化。受到来自父母不同民族背景的影响,族际通婚子女的认同经常都是多元的,民族边界不甚清晰,他们更容易成为这两种文化的中介人。但目前政策规定每个人都只能有单一的民族身份,而且只能是国家已经认定的民族,不可避免地存在族群身份单一化和固定化与认同多元化和流动性的矛盾。笔者认为,由于现在存在对不同民族群体的优惠政策,以及在干部选拔制度中对民族成份的要求,族际通婚子女的民族身份难免会受到关注。虽然其个人的民族认同意识可能是多元的,但在社会认定上,应按有关政策规定以其个人的选择为准,他们的社会政治地位应与其认同的民族其他成员完全一样。对于民汉通婚子女的区别对待(如在招生加分方面),某种程度上引起了公众及有关部门对其血缘的关注与评论,并因此使其受到不同的对待,这可能会鼓励人们对族际婚姻子女的认异心理,加大其对边缘化和认同困惑的感受。因此,淡化这种血缘差别,对族际婚姻家庭的生活以及其子女的成长会有所帮助,这也是人的平等的一种体现。

参考文献:
[美]埃瑞克.考夫曼:超越自由主义与少数族群权利的自由主义族群性.民族社会学研究通讯.北京.第31期
[日]吉野耕作著,刘克申译,2004,《文化民族主义的社会学》,商务印书馆,北京
赫时远,2002,《西方学界有关族群释义的辨析》,《广西民族学院学报》第4期,南宁
何俊芳,2003,《苏联时期俄罗斯人的族际婚姻》,《世界民族》第1期,北京
李晓霞,2006,《新中国成立后新疆族际通婚政策的演变》,《西北民族研究》第1期,甘肃
马戎,2004,《民族社会学》,北京大学出版社,北京
[美]托马斯.E.索耶,1985,《苏联犹太民族的语言同化、民族通婚及教育机构现状》,《民族译丛》第3期,北京
[苏]Ю.В.布朗利著,苗欣荣译,1990,《内婚的民族功能》,《民族译丛》第6期,北京
王铁志主编,2001,《新时期民族政策的理论与实践》,民族出版社,北京
王希恩,1995,《民族认同与民族意识》,《民族研究》第6期,北京
周大鸣,2003,《从"汉化"到"畲化"谈族群的重构与认同》,载于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编《族群与族际交流》,民族出版社,北京
文章刊于《谷苞先生90华诞纪念文集》,兰州大学出版社2007年12月

[1] 这里应该指的是哈萨克族的"还子"习俗,即儿子的第一个孩子应送给父母抚养,称爷爷、奶奶为爸爸、妈妈,自己的亲生父母为哥哥、姐姐。目前"还子"家庭已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