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九旅东北地区战斗史 - 小山子战斗 ( 七 )

何宣太著 九 小山子战斗 1945年12月中,我们与敌人在小山子不期而遇,展开了战斗。我们战胜了敌人,之所以能把敌人打跑了,除了部队有一定的武器装备外,重要的是有良好的军心和可靠的民心做后盾。小山子是五常去珠河县(尚志县)的一个中心大村,是条山路,当然也是一条近道。它的东面是敌人的重要据点——一面坡。小山子是一面坡的卫星据点,背靠深山野林,走进山沟真是风声鹤唳、杂草丛生。我们事前只知道在一面坡有乱匪600 - 700 多人,并有一部分敌人常来往于小山子。从五常出发的那一天早晨我们才发现在小山子也有敌人,并且企图堵住我们去珠河(尚志县)的道路。原计划要走近道,以便早日赶到延寿。我和陆刃同志商量,这一仗是无法避免的,无敌人则顺利通过,有敌人则坚决打过去。我决定带一营和师炮兵营按原计划行动,军事行动总要带一点冒险性。当时部队的指战员加上师炮兵营的同志们心里都明白要准备打仗,明白周围几个县的乱匪是以这个山区为根据地。那天快天黑时,部队到达离小山子十里路的地方,前卫侦察尖兵回来报告说有敌人,我们即以战斗姿态前进,两翼派有搜索部队,并在不远的高地上,我指挥炮兵们开了几炮。不久老百姓跑来报告说:敌人看到我们的炮弹开花了,吓得向一面坡逃跑了。好心的老百姓把我们说得很神奇,说我们的炮弹特别大,炮弹一出膛,打到哪里,哪里就是一个大窟窿。老百姓把我们说得神乎其神,把敌人吓跑了。我们派出部队搜索后才开进村里宿营。半夜里老百姓又来报告说一面坡的敌人也吓跑了,我们这才安心地住宿一夜。不过我亲自交给一营长谢松柏同志的任务是带一个排昼夜巡逻,并规定了万一发生敌情应主要抵抗和出击的方向。敌人真的跑远了,我们踏踏实实地睡了一夜。这一仗虽然没有大打,可我这个政治委员却操心不小,怕敌人万一夜袭丢掉了大炮,就丢掉了我的脑袋啦。因此当夜我就宿在大炮营驻地,以便随时采取行动。战斗没怎么打,可我的心里象打仗时一样的紧张。第二天早晨六点钟起床,七点钟继续钻山路,向珠河(尚志县)前进。天黑后很久才到达城东关,那里有苏联红军的一支部队,我们与之联系后,通过电话找到了率领第二营先到延寿县的周俭廉团长。我向他报告已率领第一营和师的炮兵营来到了珠河县。这一仗不战而胜的好战绩是军心一致,民心一致,再加上有大炮支援的结果。 十 延寿战斗 延寿县是一个中等城市,城墙坚固。敌匪在那里设有县官,还有保安队400-500名之多的人枪。他们的心思是等待蒋介石的接收大员来接收。 1945年12月中旬,我们一营和师炮兵营赶到珠河县前,刘师长已率军先到了延寿县,并占领了城的东南角。这里也是敌人的中心,敌人得到我带的一营和炮兵营从小山子即将开赴延寿的消息后,害怕我们两支部队会合后兵力、火力增强,尤其知道我们后续部队随后就到。敌人狗急跳墙,急于试探我二营的实力,就先开火,主动向我部队射击。在这种情况下,我先抵达的二营不能后退,只能应战。战斗打了一天一夜,敌人预计我后续炮兵营很快会赶到,无心恋战,趁城的西北角有空隙,他们退出城逃跑到松花江畔去了。这一仗我们二营战斗的时间较长,攻城准备不充足,行动粗糙,没有找好向导,没有考虑到城西北角的空隙,虽然打跑了敌人,夺取了城市,但没有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反而消耗了自身的攻城弹药,并付出了一定的人员伤亡。八连连长、五连的几位老红军战士都牺牲了,献出了他们的生命。我们抵达珠河县通过电话联系知道二营已经夺取了延寿县城,第二天我们就赶到了延寿。在参加安葬烈士的追悼会上,我这个团政委在会上的讲话充满了悲愤和惋惜之情。我的讲话引起了到会的各营、连代表同志们的悲泣。事后得知这股敌人由延寿的县官老爷带到方正,到通河两县的松花江畔去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