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觊觎东北领土,所谓“延边公投入韩”的闹剧始末 (ZT)

延边原是清朝称之为“龙兴之地”的满族的发祥地,长时间对外封闭长达近两百年之久。这是满人保护自己发源地传统文化的一项政策,与北美一些地方曾把印第安人的故居划出来保护有同工异曲的作用。这项政策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与历史限制下,有很多的弊病,比如长期的禁闭造成边疆人烟稀少,在沙俄步步吞并东北的条件下更已成为的国防的隐患,于是晚清把该地对外开放了。



    延边对外开放后,大量的朝鲜的边民在政府的耸俑下过界垦荒,引起清廷的反感与担忧,于是一再敦促朝鲜接回过界边民,甚至迫使朝鲜签订协议接回过界边民。但由于朝鲜的故意拖延,协议一直没有执行。



    日本殖民东北的伪满洲国时期,实行阴险的“以朝治华”政策, 更大量的朝鲜人政治移民到东北。二战结束以后,趁苏军全歼日本关东军占领东北之际,金日成以延边是朝鲜人聚居地为由,要求苏联把延边划入朝鲜,当时的南京国民政府立即派出外交人员到苏联,驳斥金日成无理的领土要求,并发表公开声明不承认中国有朝鲜族,要全部遣返半岛,但当时的朝鲜族不愿意回到80%是山地的贫瘠的半岛,非要留在甘富的东北。



    风水轮流转,如今南朝鲜的发展胜于中国,南朝鲜对中国朝鲜族开放劳工签证,大量的朝鲜族到南朝鲜劳务。南朝鲜政府这样做是一石二鸟,为的是要维护朝鲜族的故国联系与忠诚,另一方面又不给朝鲜族韩国国籍,为的是以后可持机闹事。



    2005年5月,韩国一位重量级的一员在汉城发表公开演讲,“在中国的朝鲜族同胞都有一个共同的困扰,自己究竟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为了尊重我们的海外侨胞的人权与个人意愿,应该呼吁在延边举行公投,让海外侨胞可以通过民主的方式决定自己的意愿回归韩民族的怀抱,就像香港回归中国。”



    大约三个月后,吉林地方政府发表公告,以延边朝鲜族人口逐年降低已不符合自治州条件为由,决定五年之内撤销朝鲜族自治州。消息发布后,韩国媒体泛起悍然大波骂声连连,“延边属于高句丽,韩民族要收回满洲故土”的叫嚣在韩国的主流媒体此起彼伏

    约两个月后,新华社发表考古新闻,长白山下的白山市发现汉代古城与大量的高句力古墓。这起消息的用意非常明显:就是提醒韩国人,尽管中国不会承认高句丽属于韩国历史,但是这块土地的主人在高句丽之前是汉朝。



    当时的朝鲜日报睁眼说瞎话,对着新华社发表的考古图片质问:这不可能是汉朝的古城,而是高句丽的古城,新华社为何不发表照片?东亚日报根离谱,以《高句丽古墓遭殃》为题公开造谣中国准备销毁这些高句丽古墓。


    这就是韩国人觊觎东北领土,主动发难的所谓“延边公投入韩”的闹剧始末。中韩历史争议,韩国人到最后理屈词穷就造谣发难已成了韩国人的惯例,06年8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表了东北工程有理有据的100篇历史论文, 韩国学界无法反驳于是以公认的神话故事来对应又是黔驢技窮的另一例。

    综上所述,延边是满族“龙兴之地”的发祥地,朝鲜族只是清末或二战时的移民。 如果以今天的朝鲜族聚住地为由鼓吹“从文化区域来看,那片地区(长白山)的确都是朝鲜族的”,这是对长白山地区历史文化的篡改。今天世界各地的唐人街“从文化区域来看”也得确实是华人的,按南韩人的逻辑,也能公投入华?


    当年的朝鲜族是自愿留在东北的,现在如果想回归半岛,中国的态度时,想留下的欢迎,要回半岛的欢送,充分尊重他们的个人选择。只是当今的韩国社会极端民族主义泛滥充满了族群歧视,不但歧视外劳,歧视外籍新娘,歧视土生土长的混血儿,歧视逃北者,歧视中国朝鲜族。网上不少朝鲜族感言,到了韩国受尽歧视才体会到中国才是自己的祖国。但是今天的南韩如果想故伎重演以朝鲜族聚居地为理由,向中国体领土要求,晚清民国都顶住朝鲜人的领土蚕食,今天的中国同样不会让其阴谋得逞。


    韩国要等待历史机会分裂中国


   去年韩国出版新书《中国历史上的黑暗时代》——其论点就是中国只是貌似强大,因为国家大民族多矛盾激发改朝换代频繁,而改朝换代的时候正是其国力低弱时期,并举例韩国历史上的扩扩张成功及清末民初时的外蒙独立,说明这是大国不可改变的历史命运。 。
   该书一再宣称韩国的策略就是要继续耐心的等待这些历史时机的再次到来,而且今天韩国不仅生活比中国富裕政治制度也比中国先进,韩国的一位议员公开叫嚣,我们可以先要求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高公投,要让我们的国外同胞回到韩民族的怀抱,还胡说“就像香港回归中国“。并警告若把高句丽让给了中国,成立所谓的韩满蒙为中心的东亚共同体的理想就不能实现了

    这本书后来成了去年韩国的最畅销住之一。可见韩国对中国的领土野心比日本更甚且到目前为止也更有效果。中国人不得不提高警惕以防南北统一后韩国人在我东北搞“民主自由”为借口的颠。


   同理,韩国人今天竟凭渤海国灭亡几百年后明初朱元璋划给的大片土地中,其中北韩境内清津一代约1/20的渤海国故土,就说渤海国是韩国的历史。清末俄国扩张了大片中国领土,其中也有部分是原渤海国的故地,其面积比今天北韩境内清津一带要大得多,按照韩国人的逻辑,韩国在明初,俄国在清末都夺得了部分原渤海国的故地,渤海国是否也应该是俄国的历史去年韩国出版新书《中国历史上的黑暗时代》——其论点就是中国只是貌似强大,因为国家大民族多矛盾激发改朝换代频繁,而改朝换代的时候正是其国力低弱时期,并举例韩国历史上的扩张成功及清末民初时的外蒙独立,说明这是大国不可改变的历史命运。


    我们今天重提中韩边界变迁的历史,为的是要从高句丽波海故地划入韩国的时间和土地的多少来揭露所谓的“高句丽是韩民族的根”,“渤海国是韩国历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毫无道理。并不是不承认这些变迁或企图借历争议来改变现在的边界。事实上正是韩国人企图用这些争议妄想今后中国解体吞并满洲。


    日本从唐代就对中国领土虎视眈眈,但至今只拿去了中国属国琉球;可韩国从唐代到明代从中国本土要去12万平方公里土地,占韩国朝鲜今天共同领土的60%。韩国人的扩张谋略的确比日本人高明和实用有效。而且还得了便宜又卖乖“朝鲜民族最爱和平,也最无辜总是被侵略“。


    明末清初,朝鲜以为机会又来了,马上宣布不承认清朝并制定了所谓的“反清复明军事计划,在鸭绿江畔大举囤兵20万企图故伎重演。但这时的满洲并不是元末明初是无暇照顾的边陲,而是攻打北京占领中原的大本营,异常坚固。朝鲜人才无从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