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九旅东北地区战斗史 ( 六 )

何宣太著 哈北地区电告刘、晏首长:你们有安定哈北地区的全部责任,部队火急赶到 我们的师长是刘转连同志,师政委是晏福生同志。正当我们团在抚顺西沟发起对千户屯为中心的匪区进行工作时,哈北地区我党的负责人(高岗)给刘、晏首长来电,指出我师有保卫哈北地区安全的责任,要我军日夜赶去,越快越好,慢了,受到损失,由我师负全部责任。怎么办?我们团只好把这一地区的工作交给后续部队的工作组。根据哈北十万火急的电报,我团迅速把部队集结到抚顺,先到了的第二营就由团长周俭廉同志率领先走;没有集结完善的部队,就由我和陆刃同志(团参谋长)负责。随后,我们带领一、三营、团直属机关部队跟进。 1945年11月,东北大雪纷飞,江河冰冻。我们的部队指战员仍然穿着从冀中穿戴来的衣帽,在零下40多度的冰冻的东北原野上行进,真够同志们受的。但命令如山倒,没有棉衣发给大家也要北进。我们成天早出晚宿,住民房。面顶着西北风雪,脚踏着刺骨寒冰,沿途还要不时地攻打乱匪霸占的城镇。走到烟筒山湾,过吉林市直插乌拉街,踏过冰冻的松花江,到达五常县城。为赶时间,我和陆刃同志又分开了,我带一营和师的炮兵营走直道,从一面坡的小山子夜进珠河县城,才在延寿县赶上了前行的团长和二营。沿途经过的这些中、小城镇里,一没有苏联红军,二没有我们党中央派在那些地区的干部,有的只是当地的地头蛇。他们听从蒋介石的约法三章,自动组织了反动武装。这些汉奸、恶霸,少则70 - 80人枪,多则100 - 200以上的人枪。他们的名目繁多,有的打着保安队的旗号,有的打着游击队的旗号,也有冒充是抗联的......,但他们都不听我们的。我们公开亮出东北民主联军独立第一师的旗号。让他们知道我们是关内的共产党,老八路军。每进一个城镇我们都的打一打,大队伍打跑了,小队伍没有跑的也就缴械投降,顺从了我们的主张,对他们多采用分散遣送回家的处理办法。在延寿县,我们的两个步兵营和一个大炮营会合后使我们的力量更加强大了。 八 零下40度 我军进军北满 1945年12月,我军全凭两条腿走到东满的五常、珠河(尚志县)向松花江边的延寿县、方正县、依兰、木兰等县进发。在北满进军的沿途,部队既要打仗,又要行军,相当劳累。沿途人烟稀少,物资供应困难,加上乱匪流窜,抢劫民财,老百姓没吃、没穿、没烧,走到哪里,哪里天寒地冻、暗无天日。部队象在冰箱里过日子一样难熬。我们部队深入敌后,没有供应补充,多少同志不要说穿衣问题没有办法解决,就是脚上穿的鞋袜都没有办法解决。按常理应取之于民,那么老百姓又怎么办?好心的群众,心痛我们战士的鞋烂脚破,他们拿出一种长草,告诉战士们用破布绑在脚上,可以暖和一些,后来才知道这种草叫乌拉草。有的百姓还送给一点牛皮包乌拉草绑在脚上走,这叫乌拉鞋。善良的老百姓看到我们的一些战士脚板生冻疮,无法行走,就把藏起来的牲口大车赶出来,送我们的伤病员上路。他们知道我们的军队是同抗联一样,是自己的军队。他们看到我们的一些战士穿的衣裤丝挂柳叶一般,他们亦讲起当年东北抗日联军吃野草的艰苦生活情景。老百姓帮助我们行军,大大鼓舞了我们进军北满的士气,下面我想介绍几个军民合作一心的好事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