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怀念他是为了遗忘他,珍爱他是为了抛弃他

司马平邦
能够生在他之后的中国,这才是我的们的幸福。
可以,知道他,学习他,崇敬他,怀念他,珍爱他。
也可以,敌视他,鄙视他,污辱他,攻击他,争执他。
他不是现实,也不是现在,他是历史,他是图腾,他是符号。
他不在了,他在天上,他根本对后人的看法毫不在意,他是它了。
他没有指望你记得他,是我们和你们主动地一定要知道他、学习他、崇敬他、怀念他、珍爱他或者敌视他、鄙视他、污辱他、攻击他、争执他,所以,这一切与他无关,而与我们或你们有关,即我们知道他、学习他、崇敬他、怀念他、珍爱他或者敌视他、鄙视他、污辱他、攻击他、争执他,都是为了什么?有什么价值?
而我觉得,怀念他是为了遗忘他,珍爱他是为了抛弃他。
这是我在他115周年诞辰之日想说的话。
我看到我的QQ群[司马家庭]里有朋友在联动将12月26日毛泽东出生的这一天作为中国的“圣诞节”,很好,这是民意,强烈支持,但也希望在没有达到成为节日之前,我们都会在这一天用最个人的方式纪念毛泽东,重要的是我们每一年都不可回避地纪念他而不是他的生日或者忌日能不能成为什么节目,元旦、中秋、春节也是先有民间习惯而后有官方认定的,所以,只要每一年的这一天总有人在为毛泽东过生日,这一天成为一上重要日子就是必然的,然后再去想这个节日叫什么,不一定叫圣诞节,为什么一定要用个西化的词给这一天命名呢?
50年后再看到底是谁支持毛泽东的胜了还是反对毛泽东的胜了!
好在,那时我们中间的大部分还应都在人世吧。
我的一个好朋友,单冰茸,1980年代后期去美国,去美国之时他也是血气方刚风华正茂的,一心要投奔自由,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一番。他先在美国大学念书,又在政府部门工作,小有成绩,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20年后的他已经成为美国籍的中国人,但昨天他告诉我,却越来越崇敬毛泽东,越来越觉得只有毛泽东才配称伟大,中国人不可能放弃毛泽东。
这就是与美国社会一起成长20年,并受到这个社会所惠的他的真实想法,他始终和从来也没有不把自己当成一个中国人,在中国美国分歧的时候也永远会选择站在中国一方,我理解血浓于水,这是人的天性,人不是石头,石头搬到哪里就属于哪里。
而且我相信“中国”这两个字有种独特的吸引力,这是世界上许多国家和民族所不具备的,“美国”也没有这样的吸引力,这也是中国的特例。
这样的人,我相信还很多。
我以单冰茸20年来对毛泽东的认识变化来支撑50年后我们将如何评价毛泽东。
但现在的“毛泽东”,已经成为许许多多人嘴边太容易说出的一个词,甚至它都不再是人的名字了,人们不需要对毛泽东本人有太多了解就拿着这3个字去讴歌、去谩骂、去评论,我想这才是“毛泽东”的悲哀。
你不能拿毛泽东的酒杯去浇你自己的块垒,这样其实你还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那些反对他的人诋毁他的人,难道就真的可以因此避免他的错误可以比他做得更高尚吗?不会吧。
那些支持他的人追随他的人,难道就真的可以因此具有了他那种坚忍不拔的个性和推倒一切的勇气吗?也不会吧。
我明显从后一种人,但我现在觉得最急迫的不是如何支持毛泽东和追随毛泽东,不是如何把拿毛泽东来争论,来抬高自己和打低别人,这是非常不重要的,而具有毛泽东那样的价值观、世界观,有他那样的胆识,才是最重要的。
毛泽东不应再是你们互相攻讦的利器,也不应成为你们过度自诩的借物;毛泽东之所以伟大,在于他不只是一个人,而更是一个精神的宇宙,一个拥有自己的逻辑系统和价值体系的精神世界,生前,他就以83年的学习和实践拥有了常人无法达到的庞大的知识和精神库容,历史、政治、军事、文化和哲学都在这个库容里有丰富而全面的存在,他的系统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可以解释任何问题,而且也按自己的方式解决了任何问题的智慧体系,现在我们说的毛泽东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方法,一种价值观,一种思维方式。这样巨大的磁场和磁力,谁可以超越?
我相信,真正的毛泽东的精神宇宙并不只是如官方使用和宣传的那些,也有为官方避讳和顾忌的,虽然生前他也是中国的第一领导者。
比如,他能事事从无产者的角度思考,为无产者代言,这终生没有因政治地位和个人权利的变化而改变,即使是发动了有史无前例破坏性的文化革命,他的初衷也是“为无产者代言”,也是一种自我反省,而且,就是在生前,他也从不畏言为自己做过的一切承担责任。
比如,他领导中国共产党夺取中国政权后,在面临强邻恶敌的环伺中,仍然能闲庭信步地发布他“三个世界”的世界大格局观,这正是当前的中国政治家们最欠缺的,也是当前的世界是了欠缺的,我在前文里也谈过,虽然“三个世界”的大格局观越来越被放弃,但我们仍然没有找到与此相对称的新的格局观,这也是中国越来越有实力却在外交上并没有足够的说话权力的主要原因。
再比如,他的怖弘才气和浪漫风格,苏东坡比之嫌嫩,李白比之嫌浮,辛弃疾比之嫌闷,因为在个人能力来将,毛泽东确实是把出将入相、文功武治和“文心雕龙”做到最好结合到最完美的一个人,你还能指出第二个吗?
所以,现在“毛泽东”不应只停留在我们的嘴上,应如何化进我们的身体里和行动中。
12月18日,和解玺璋老师一起上海公干,坐在出租车里,正好听到一篇领导讲话,解老师说了一句让我记忆深刻的话,他说,这就和毛主席不一样,毛主席从来不讲这么多话,他总是说几句话,或几个字,其它的交给陈伯达和张春桥去解释,但就是那几个字几句话,就够全世界研究半年的。
然也。
少说多做。
现在用嘴来捍卫毛泽东和争论毛泽东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做到毛泽东,如何学习他的思想方式,参考他的世界观,要做出毛泽东。
就像每天嚷嚷着把毛泽东诞生这一天当成所谓的“中国圣诞日”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一天能不能真正想一想,我们该如何做和做什么,哪怕一日三餐中你今天会为他吃一顿面条也够了。
你是大学生。
你是解放军。
你是官员。
你是企业家。
你是种地的。
你是卖菜的。
你是拾荒的。
你是写博客的。
都可以从毛泽东处找到可以参照的思考方式和道德标榜,为什么不找为什么不用呢?
是的,毛泽东生前也犯过严重错误,对他来说,有多少年多少人的吹捧也就有多少年多少人的打低,但现在你仍然停留在这样的打低上有什么意义呢?我说过,毛泽东在天上了,他想为你的不满负责都无法做到,而那些纠缠于历史的消极内容不放的人基本上也没有对历史起过什么积极作用,所以,你们的理论也是无意义的。
倒不如回头想想如何把对这历史的怨尤变成一种积极的作为。
中国还不够强大,中国还面对很多危险。
中国还不够幸福,中国还有更多的腐败。
中国还不够智慧,还有很多愚昧和落后。
现在的中国需要的是每一天的作为,而不是每一句的空谈,需要的是人与人之间团结,而不是左与右的互相攻击,需要是走到大洋大海中的勇敢,而不是斜卧锦衾中的意淫。
今天开始,把毛泽东变成骨沉淀、红纤维、肾上腺和白血球。
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