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九旅东北地区战斗史 - 东北地区形势恶化( 五 )

何宣太著 三五就旅部分领导合影: 左前起,彭清云团政委、陈宗德后勤部长、李信副政委、刘转连旅长、 左后起,刘顺文团长、何宣太团政委、刘子云参谋长、李大同组织科长、不知名、李华清卫生部长 六 蒋介石广播告日伪军等待国军受降造成东北地区形势恶化 1945年10月初,蒋介石出峨眉山回到南京、上海。这个大汉奸、卖国贼怕他的部队赶不上八路军进东北的速度,即广播所谓的告敌后约法三章,打着他的中华民国政府是唯一合法政府的招牌,声称要派国军,派中华民国政府接收大员前去接收,不准把日伪政府机关交给中国共产党,不准把日伪军队交给八路军等。凡是苏联红军进驻的大、中、小城市,均需要等待国军的到来才能转交。这些所谓要敌后一切政权、军队均原地等待国军和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到来的约法,大大地鼓舞了汉奸卖国贼,及作恶多端的日伪军这些乌龟、王八蛋们。他们把自己当作蒋介石的亲信,在敌后各自为政,城镇内各据一方,到处抢劫,常常以国军的名义,随便进出日寇军火仓库,抢劫枪支弹药;进出日寇被服仓库,抢走衣物装备等。 我党原冀东司令李远昌同志从冀东根据地率党政军出关进辽南,我们察北抗日军政出关进辽西。他们进入这些地区后常常是顾得西来顾不得东。当时从南满乱到北满,从西满乱到东满。我党中央派到东北的高、中级干部身边没有几支部队可用。因而在长春、哈尔滨、佳木斯、齐齐哈尔、抚顺、梅河口、西安等地,虽然与苏联红军合作的很好,但由伪警察、特务、坏家伙组成的新部队,这些人大部分来自日寇的警察、特务机构,当官的是大警察、大特务;当兵的是小警察、小特务,他们是无赖汉、亡命徒、是罪大恶极分子。他们白天表面上和你很好,夜间就出来搞包围、袭击活动,打死、打伤我们的干部。总之,当时的东北是天下大乱,群众日夜不安。 在我们山东的八路军、华东的新四军均还没有赶到东北的紧要时刻,我们的部队在辽阳、鞍山等地还不到一个星期,也顾不得整训计划的完成,就投入了战斗。我们团开到了抚顺的西边,面对着抚顺、铁岭、沈阳这个三角地段的一股敌人。敌人是以大千户屯为中心,是打着联庄会的旗号,打起仗来,枪炮一响,则牛角号声四面遥相呼应。我们去的人少时,他们与我们对抗。我们去的人多时,他们则化整为零,逃进村去,分不出他们是匪军还是村民。大部队进去摸不着他们,小部队进去遭袭击。我们几个营只好分散。当时我带着一营驻在千户屯,改变对敌作战的办法。从宣传教育入手,开展政治攻势,开展宣传教育工作。我们在当地寻找一些颇有威望的绅士、老人组织救国会。在成立救国会的群众大会上,我长篇陈述在东北九一八事变以来,日寇占我东北河山,抢掠我东北金、银、钢铁、高粱、大豆等,东北的三千万同跑为日寇作牛作马,有多少累死的劳工即被抛尸露骨在郊外等惨痛的事实。严酷的事实让许多人回忆起这十四年来当亡国奴,受压迫,被奴役的苦难。一些十五、六岁的孩子想到自己长期受奴化教育,忘了祖宗,不知自己是中华民族的子孙,都痛苦流涕。特别是在讲话之后,我在台上高声唱起流亡进行曲,歌词是: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我那衰老的爹娘,爹娘啊,那年那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这一唱,那些亲自耳闻目睹伦为亡国奴那一天的老人们,特别是受过中华传统教育而成名成家的老年读书人,更是泪流满面。他们推选出与日寇无任何瓜葛的正直的人来当救国会长。并动员了联庄会员交出了武器衣物等。从此我们在思想上产生了共鸣,我在那里主持了这个会,也得到了他们的信任,建立了亲密的联系,工作有了头绪。 (待续) 附件: P1010720 [发布时间:2009-01-04 10:3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