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九旅东北地区战斗史 - 沈阳、锦州机场伏击战 ( 四 )

何宣太著 五 沈阳、锦州两次飞机场伏击 国民党飞机不敢降落 锦州是一个中等城市,公路、铁路四通八达,飞机场规模亦不小。当时虽有苏联红军驻扎在那里,可一切内外军务基本上由我军接管了。部队一到锦州,立即用机场仓库里的武器(枪支、弹药)装备了我们。部队换上了新枪、新炮,面貌焕然一新。由于敌人有空降部队,我团奉命驻守在机场附近,担负阻止国民党空运部队的降落任务。国民党的空运部队不敢在锦州机场降落,海运部队亦不敢在锦西葫芦岛登陆,迫使他们另找出路,在其他地区寻找空运降落之地。我军获悉后,迅速奉命向前推进,占领了辽沈广大地区。 沈阳城很大,有内城墙和外城墙。我们部队一到沈阳,同样先驻扎在沈阳机场,准备打国民党的空降部队。敌人不敢降落,我们又到辽阳、海城、营口,准备打从营口登陆的敌人,部队在辽阳得到了大量的兵员补充,调出了一批干部到新区去另组织新部队。这次整编补充,我被任命为七一七团团政治委员。我们团由于得到大量的兵员补充,部队恢复了抗战初期的编制,每个步兵营有四个步兵连,一个机枪小炮连。每连都有四个排,每营的兵力都是600-700人,全团的兵力达到2500人以上。新兵和新提拔的干部都需要整训,因此就在原地安排了一个休整时间,以政治教育为主,军事上进行制式教练。因为这时部队的新成分占五分之二,他们之中的很多人是来自山东、河北等地,是曾被日本鬼子俘虏或抓去在东北当劳工的人员,被强迫下煤窑,做修桥补路等各种苦役,吃过日本鬼子很多苦,趁日寇投降停战之机跑出来的。其中不乏曾经当过八路军或在关内抗日根据地干过抗日救亡工作的同志。他们在学习中以大量的事实,咬牙切齿地揭露了日本鬼子和汉奸卖国贼的罪行,表白了要为中国人民彻底解放而献身的思想。他们的态度既坚定又明确,有的同志流着泪说:我们现在找到了八路军,就是找到了自己的家。上级指挥到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那几天各营、连的整训工作形成了诉苦会、宣誓会,为争取革命胜利的政治气氛非常浓厚。我们把部队的这种情绪向师首长作了报告,他们很高兴。我们团的几个领导同志打心眼里喜欢这批新兵。整个北返部队在整编完成后改为东北民主联军独立第一师,开始执行接管东北的任务。至此,我们南下第二梯队圆满的完成了北返的任务。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