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支持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我们是居位在广西南宁市广西军区桃园路干休所的军队遗孀,给你写信反映我们在军队房改中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我们认为不给军队老遗孀住房福利补贴,忽视了我们的合法权益,不仅关系我们的切身利益,也关系保持军队战斗力和不改变颜色,关系到党的威望的大事。我们曾经两次给党中央领导人去信反映这问题。根据我们了解,我们的去信得到党中央领导人的批复,要求照顾军队遗孀,解决军队遗孀的困难,体现了当中央、中央军委领导对军队遗孀的亲切关怀,我们非常感激,可是中央领导人的批示在广西军区房改中并未落实,我们只有再次去信反应这一问题,希望能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理由如下: 1、我们是随军几十年的军队遗孀,战争年代我们与老伴南征北战,历尽千辛万苦,做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牺牲。和平年代我们与老伴随军队调动,直到晚年才和老伴一起在干休所定居,几十年我们与军队风雨同舟,我们的一生都献给了党的事业和军队建设。我们为全国解放,为共产党夺取政权做出应有贡献。军队房改忽视我们的利益,剥夺我们的应有的合法权益,令我们实在无法接受,全国地方房改和军队大多数干休所房改已经结束,遗孀能和在世的干部待遇是一样的,为何党的政策在99年后军队房改中变了样。 2、以99年9月20日去世干部时间划线,做为遗孀能否得到住房福利补贴的依据是极其错误,99年9月20日以前去世的军队干部,大部分是红军和抗日战争参加革命的部队领导干部,由于入伍时间早,年龄自然要大,战争年代艰苦磨练积劳成疾,身体自然要差,他们为中国革命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由于贡献大,职务相对要高,大部分是军职,少数是师职,还有一部分副兵团职以上。99年9月20日以后去世的干部,参军时间相对晚,年记相对较青,职务相对低,贡献相对要少,甚至99年9月20日以后去世的自愿兵的遗孀都能得到住房福利补贴。而我们这些老红军,老八路,老新四军的遗孀早年参军却不能得到住房福利补贴,造成社会严重分配不公。(早年的抚恤金低) 3、党历来在军队中提倡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如果以99年9月20日去世划界线,作为军队遗孀能否得到住房福利补贴依据,只能在军队中造成消极影响,难免有些人为了能让自己的家属得到较好的待遇而消极保命,削弱了军队战斗力,现在的世界并不太平,敌对势力和恐怖组织唯恐天下不乱,台湾还未能统一。这一次军队房改的做法是极其错误的,只能起到自毁长城的作用。 4、改革开放以来,新闻媒体一直宣扬“好军嫂”的事迹,这一做法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妇联对于妇女同志为军队奉献的肯定和鼓励,也体现了社会对军嫂自身价值的承认。为号召妇女同志为军队建设做贡献,解决军人找对象难,成家难的实际困难起了很好的作用。而这次军队房改却忽视我们这一批随军几十年的老军人,老军嫂,任意剥夺我们理应得到的待遇。只能让军嫂感到寒心,我们老军嫂今天的可怜境遇,这一不当做法严重戳伤妇女为军队做贡献的积极性。军队房改的不当做法也与党和政府一贯做法背道而驰,降低了军队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我们老军嫂的可悲境遇,昭示后人。今后还有多少妇女愿意“妻子送郎上战场,母亲送儿参军?” 5、我们年事已高,体弱多病,工资收入低,长年治病,许多医药费只能自掏腰包,只能靠省吃俭用度日。群殴们的生活处境的到干休所多数老干部的同情,也得到社会上许多人士的同情,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国家日益繁荣昌盛,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军队房改体现党、国家、人民对军人的关心和照顾,而军队房改忽视我们这一批老军嫂利益,加剧了我们生活较贫困的状况。我们认为改善我们的居住条件不仅关系我们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党和军队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关系到党的凝聚力。 6、现在党和政府提倡扶贫助孤,关心和帮助弱势群体,这是胡锦涛总书记的“利为民所谋”的英明体现。我们这一批老军嫂是军队中的最弱势的群体,理应得到军队的关心和照顾,军队本应是执行利民政策的模范,而军队房改却与“利为民所谋”背道而驰。我们的老伴去世,不仅让我们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也受到很大的物质损失。而军队房改不仅不给我们“雪中送炭”,反而“雪上加霜”,军队房改的势利做法,只能给军队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削弱军队战斗力。我们要求公正合理解决我们在房改中的问题。 此致 敬礼 广西军区南宁桃源路干休所军队遗孀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小洣粥 (2008-12-02 15:19:50)

    妥善处理遗属、子女问题,不仅是告慰前辈,告知前辈当今政府没有忘本;同时也是昭示天下,这个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不是一家天下,不会成为无源之水。
  • 老竺 (2008-12-03 10:41:16)

    刻于美国波士顿犹太人被屠杀纪念碑上的铭文: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 渤海 (2008-12-09 08:56:17)

    许多的军嫂是49年以前的老革命军人,50年代一句服从组织安排就成了家庭妇女。个别的60年代又恢复了工作。她们到现在什么待遇都没了,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 小雨刷 (2008-12-13 09:08:41)

    尊敬的温总理:您好,我知道您在日理万机的操劳着国家大事,因此事并非小事,至今又得不到军委的正确处理,我是烟台警备区福山干休所的离休干部遗属,也是抗日战争参军(五五年转为随军家属)的老战士,现已八十七岁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公民。面对上级政策的歧视,面对各级军官蛮横无理的做法和欺压、恐吓,我一个快九十的老太婆、一个抗日战争参军的老战士能做什么,万般无奈,我只能让儿子代笔冒昧向您反映。向社会呼吁:祖国你不应将我们抛弃、不应对我们如此,还我们一个公道,给社会一个公道!以尽我战士的最后政治责任和使命。九九年九月二十日由前军委主席江泽民批准中央军委颁发了19号文件,以指导全军房改,在执行和落实中,严重的违背了公平、公正的原则。剥夺了我们的合法权益,剥夺了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严重的歧视妇女,剥夺了部分军人家庭在住房上的合法权益,并损害了国家的利益,为和谐社会的创建种下了恶因。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坏的影响。军人的住房补贴是根据国家的房改政策,在新的市场环境下,让军人家庭买得起房、住得起房。是国家对军人家庭正常生存的基本保证。现已完全失去了它的意义。烟台警备区福山干休所是在九九年进行的房改(此前并未进行房改即我们从未享受国家和军队房改的优惠政策),将我们的原安置房拆掉(所谓的盘活土地),新建经济房,部份对外出售,部份分给原住户,同样的为国参军,同样的为民浴血奋战,同样的离休进所,同样都有一套安置房,同样的原有住房建设资金转化,他们家庭可享受住房补贴,而我们(遗属)却不能享受,因此在执行中,矛盾异常激化,工作无法正常进行,为此,烟台警备区在请示了省军区、济南军区后,派陈主任、张所长与我儿子一同于2002年进京,向总政干部部的贾世江反映了此问题。贾世江当时向他们详细介绍了19号文件出台的前后情况,他说:当时因军人的住房补贴太高,(工资的40.94%)到国家的有关部门几次都得不到批准,原因是军人的工资本身就比地方高,住房补贴再这样高说不过去,为此我们回来反复找理由,最终找到了一个理由:军人的工作性质不同,南征北战,妻子没有固定工作单位,拿不到住房补贴,所以军人家庭的住房补贴就应集于军人一身,这才获得国家的批准。他还说:这次房改,对遗属确实不公。温总理,这种情况正是当年我们这种家庭的实际情况,而现今的和平年代有多少是双职家庭,又有多少是双军人家庭,这样的补贴在他们的家庭意义何在?国家的这笔财富、人民的血汗投入的意义又何在?而在19号文件的执行中,各级太平官们毫不脸红的说九九年九月二十日以前去世的老干部家庭不享受住房补贴,他们顶着我们的名义向国家要钱,却不为我们解决住房困难,这笔钱补到了那里。太平官们他们有几套住房我们不敢想,他们有本事。我们的老头没本事,就连自己家庭应有的一点住房权益也要被剥夺,以致我们如今买不起房、住不起房,公平何在?公道何在?温总理,向现在这样简单以老干部本人去世年代划分,对待一个军人家庭他们的心不发慌吗?这样对待我们公平吗?前方将士还能不畏牺牲、英勇奋战吗?对军人来说,奉献和牺牲是他们义不容辞的,去世早,是因为他们参军早、贡献大;去世早,是因为他们英勇杀敌、冲锋在前;去世早,是因为他们工作忘我、为国为民效力;去世早,微薄的抚恤金、艰难的生活更需要组织的关怀和照顾,更需要有良知的人去同情。而绝不是被它们歧视、侮辱、欺压的借口!温总理,一个年代参军,一个年代离休,我们都有一套安置房,不需要在向国家要钱,而今原有住房建设资金转化的却是如此不公、如此荒唐。在我们中间,有相当一批早年参加革命、投身军队的姐妹,五五年响应号召转为随军家属,为什么我们没有住房补贴,难道我们就不应享有住房的权利么,我们的哪段历史为什么得不到承认,就因为我们是妇女么?在国家的房改中,公务员享有、职员享有、工人享有、农民享有(国家要划拨宅基地),而在军队中的我们却没有,就是我们,在战争年代背井离乡、舍家从军,与男同志一样,为了新中国的成立,转战南北、英勇奋战,而今共和国却将我们抛弃,难道就因为我们是女性,就因为我们软弱可欺。我儿子说在与总政贾世江谈到此事时,贾世江却说:据我所知,这些人当时是赖在部队不走。身为全军管干部的干部说出了这种背叛历史、丧尽良心的话,是多么的可恶。还好,历史的见证人有许多现还健在,请问贾世江,你有脸面对我们这些功臣老妈妈么?温总理,在我们为拿不起买房钱而焦虑时,你能想到我们干休所的老干部、两委委员是怎样做的吗?他们跳出来叫嚷:想不拿钱白住房可能么(按他们的理论:他们不但要白住房、还要白拿钱)!三万不拿让她们拿六万!老子有的是钱,共产党给的,打着滚儿也花不完!看看吧,这就是当年的战友、当年的属下,这就是今天的“老干部”,烟台警备区的干部来解决问题时对我们说:我们只管老干部不管遗属!我的上访信数都数不清,九年了,至今问题不能解决,我们的合法权益至今被剥夺,公平、公正何在,公道又何在。看看王守业,看看贾世江,再看看各级干部的所作所为,遗属的心在流血。 致礼 [ 本帖最后由 小雨刷 于 2008-12-24 20:4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