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九旅东北地区战斗史 - 党中央电示:我军争得了东北,就有了一切(一)

何宣太著 一 毛主席、党中央电示我军: 东北是国共两党必争之地,我军争得了东北,就有了一切 1944年,各抗日根据地相继开始了对日伪军的战略反攻。党中央决定从华中、华北和陕北抽调部分我军,分别南渡黄河和长江,打通华北、华中、华南和皖南、浙南和浙东的联系,从而形成一条长堤,堵住蒋介石在抗日胜利后由西南到东南的通道,阻止其反共逆流,并准备在大反攻中相机夺取南京、上海等城市。 以三五九旅为基本力量组成的南下支队,分为第一、第二梯队。王震、王首道率领的第一梯队是三五九旅的主力。他们于194412 月从延安出发进入豫西,随后即南下湘中。1945年6月,我们第二梯队也从延安南下出发了,任务是同王震首长率领的第一梯队一样,到湘鄂赣粤广大地区,开辟革命运动。依照毛主席的教导,要到长江以南去插柳生根。我们这个梯队是陇东军区司令员文年生和三五九旅的第一梯队走后各团留下的部队组成的七一七团、七一九团以及陕甘宁边区陇东军区的七一八团(即红军改名改编开赴抗日前线后留守边区的三五九旅老七一八团),中央干部团(也叫上干队)等五个部分组成,总计五、六千人,也叫南下支队,由文年生,刘转连,晏福生,刘子云等同志指挥。大多数连排班的干部是红军时期参军的,有打游击战、运动战、河川战斗的丰富经验,我当时任三五九旅七一七团副政委。部队出发前,在陕甘宁边区礼堂听过毛主席、朱总司令等中央首长的讲话。记得毛主席叫我们不要害怕深入到国民党统治区的讲话。毛主席把国民党军队比作是贵州毛驴,没有战斗力,从表面上看,毛驴是庞然大物,声音洪亮,老虎开始不敢咬它,经过三次试探,知道它就有那么几下子,第三次老虎一个箭步扑上去,把毛驴咬死。这个成语故事叫黔驴技穷。毛主席的一席话,逗得全场哄堂大笑。朱总司令还告诫我们,要当山鹰的眼睛,把敌人比作小鸡,要看得准,打得狠。会后部队在延安东关飞机场还接受了毛主席,朱总司令等中央首长的隆重检阅。 部队的前进路线原计划是从绥德宋家川东渡黄河,进吕梁山根据地,然后横穿同蒲铁路,进太岳区根据地,再沿泌水南下。当我们进豫西于王屋地段南过黄河,正在豫西新安、铁门、渑池地区准备南进,闯过敌人统治区,南进中原根据地的长江北岸时,传来了八一五日本投降的喜讯。苏联红军出兵东北,击溃了日寇在满洲里的防线。日本天皇被迫在这一天宣布无条件投降了。当时的形势是:日本投降后,豫西地区的日伪军队按照蒋介石的命令,均已龟缩在洛阳、孟津、铁门、新安,渑池、洛宁、宜阳以及黄河以北的孟县等中小城镇。我太岳抗日根据地的部队,趁势南过黄河,活动在洛阳周围,使陇海铁路的这一段都成为了解放区的新区,保证了我们南下部队安全顺利地开进。在王屋地段,我们南渡黄河的一切船只和船工完全是依靠当地军民的帮助。渡口两岸虽然没有敌人,河面不宽,水流也不急,但我们所处的渡口是北岸地平宽阔,而南岸是高坡峭壁。为防范出现意外,部队在组织船渡时,均按照战斗准备进行。我们七一七团以一营的一、三两个战斗力强的连队先渡过对岸,在他们占领了对岸的有利地形后,大部队才开始船渡。全团两千多人半天就全部过去了。 部队过河后,迅速进到陇海铁路线上的新安、铁门之间。途中在接近洛河时还打了一仗,击溃了敌伪军对我们的阻击。正当我们准备继续南下,闯过敌人的统治区,到中原根据地长江北岸时,毛主席、党中央根据全国抗战取得了最后胜利的形势发展,速给我们南下部队来电,指示说:东北是国共两党必争之地,我军争得了东北,就有了一切。命令我部队停止南下,就地火速北返,出山海关与国民党军队争夺东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