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孟买恐怖分子称被父亲卖给恐怖组织

 

    据《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和《印度时报》12月3日报道,孟买恐怖袭击事件中唯一幸存的武装分子阿扎曼·卡萨布,最近向警方交代了自己的家庭和身世,以及其加入恐怖组织的原因。他称,父亲将他介绍给恐怖分子,而恐怖分子要求他以发动袭击的方式换钱。

    为了钱被父亲卖给恐怖组织

    现年21岁的阿扎曼说,他来自巴基斯坦南部旁遮普地区一个极端贫困的小山村,没有读完小学,依靠出卖劳力生活。阿扎曼是家里五个孩子中的老三,他的父亲默罕默德·埃米尔在巴基斯坦东部城市木尔坦附近开车,他的大哥阿夫泽尔在拉合尔当劳力。他的母亲努尔·艾拉伊是一名家庭主妇,他的姐姐已经结婚。小妹和弟弟与父母住在一起。

    阿扎曼说,四年前,看了巴基斯坦恐怖组织“虔诚军”的宣传册后,他的父亲将他介绍给该组织的指挥官。加入该组织训练营后,他的家人为此获得15万卢比的现金。安全专家们说,花钱是伊斯兰极端势力招募人手的三大主要手段之一,尤其是在阿扎曼生活的旁遮普南部的贫困地区。另外两个手段是从伊斯兰学校招人,或者通过暴力手段威胁成员加入。

    经过训练后,阿扎曼被派往孟买实施恐怖袭击。离开之前,他曾受到警告:不能被活捉,否则他的亲人们将被杀死,而如果他成功实施袭击,其家人能得到很好的照顾。

    身世背景受到质疑

    可是,印度警方称,现在就相信阿扎曼交代的背景和所属组织有些为时过早。一名孟买警察局反恐官员说,阿扎曼给出的很多回答前后矛盾,有时候说有10名恐怖分子,有时候又说有10多人。

    此外,安全专家从阿扎曼能讲流利的英语来看,他显然拥有巴基斯坦中产阶级背景,说明他应该是一名“高级”武装人员。因为能够接受到这种高等教育的人,一般都是家庭比较富裕的,不可能像他说的那样贫困。专家们还称,恐怖组织不可能派遣被强迫加入的人员实施如此大规模和重要的袭击。

    美国、以色列以及英国的安全机构,也都正式或非正式地介入到对阿扎曼的审讯中。一名高级警官说,曾领导反对印度的“虔诚军”高级人物穆扎米尔曾使用卫星电话与阿扎曼等人联系,他可能是这起袭击事件的直接负责人。一名孟买警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所有证据都会交给美国国务卿赖斯。

  曾获保证一定会获救

    阿扎曼称,孟买恐怖袭击起初预计在9月27日发动,但是袭击的策划者扎基尔·拉赫曼(音译)后来突然放弃了计划。因为9月27日时,在德里制造爆炸的5名“虔诚军”成员被捕,让印度警方有所防范。

    改变计划后,10名恐怖分子在卡拉奇集合,指挥官命令他们前往孟买前的两个月都呆在那里。阿扎曼说,在此期间,他们不可以读报纸和看电视,只靠一些杂志打发时间,并训练自己的印度语。阿扎曼说,曾经对印度科技学院发动攻击的阿布·哈马扎以自己亲身经历为例,一再保证,孟买袭击后阿扎曼等人将会全身而退。

    警方还在阿扎曼身上发现一张贴有他照片的假学生证,名字是萨米尔·查得哈里。与卡扎曼一起的另外一名恐怖分子伊斯梅尔,也有一张假身份证明。阿扎曼还告诉审讯人员,伊斯梅尔还领导劫持了拖船“库伯”号,并杀死了船长,除了10名杀手外,还另外有5人在船上,帮助控制拖船和船员。

    攻击中靠毒品保持清醒

    在没有食物、不能睡眠的情况下,10名恐怖分子与数百名突击队员对战了50多个小时,而且还能够维持不间断、稳定地还击,他们靠的是什么?

    印度警方称,他们在恐怖分子攻击现场,发现了一些包括注射器在内的物品,推测恐怖分子可能依靠注射毒品和其他刺激物保持清醒。一名警官称:“我们发现了内含可卡因的注射器,可能是恐怖分子留下的,随后又在恐怖分子的血液中发现毒品成分。”据说,一名恐怖分子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依然靠毒品保持战斗欲望。毒品经常被印度一些缺少睡眠的工人使用,比如卡车司机和安全护卫。

    此外,这些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经过“虔诚军”的特别训练,懂得使用类固醇之类的药品强化身体。

    另外,他们在巴基斯坦境内的训练营接受了数个月突击训练。恐怖分子们需要经受几个阶段的训练,包括训练使用武器、制作炸弹、战术训练、海洋环境下的生存训练,甚至包括饮食习惯方面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