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沈阳军区是如何动迁联勤部第一干休所的

一、 沈阳军区联勤部第一干休所的历史 沈阳军区联勤部第一干休所是1964年经毛主席、周总理批准,用党费购买的地皮(不是无偿划拨的军产地皮),为离休的老红军、老干部修建的全国、全军第一所老红军干休所。干休所位于沈阳青年公园东侧,与青年湖隔路相望。主体建筑群为二层联体别墅。错落有致,环境优美、雅静,十分适合老干部的晚年生活。 1969年文革中,依林彪一号战备令,暂时迁往大连金州地区。不少老红军、老干部因当地医疗条件差、抢救不及时而病故。因此,我们一直要求返回原住房。 十年风雨,历尽沧桑。1979年党的十三届三中全会后,我们坚持落实党的政策,几经周折才返回沈阳。 当年,在物质匮乏、用党费购买地皮,超标准安置这些老同志,体现了老一辈革命家对老红军、老干部及家属的亲切关怀。干休所的住房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房子,它展示的是党的政策,是老一辈革命家对老红军、老干部的关心,对后人的教育意义极其深远。 这段历史、这些房子寄托了我们对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革命家深切怀念和深厚感情。这种感情,是那些置党的方针政策于不顾的人,所不能理解的。他们淡漠历史、淡漠传统,妄想将它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二、 我们为什么不同意住房改造 5、 违反军委、总部的规定 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2004年8月编制《军队老干部住房制度改革政策问答》第52(63页)明确规定:住房改造原则上仅限于不符合出售条件的离休干部现住房。对已出售的离休干部现住房,在征得全体住户签字同意的前提下,经批准可实施合建改造。 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2006年12月13日(营休2006 182号)《关于军队干休所住房改造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二页)重申:“符合条件的干休所,在征得参建离休干部(含遗孀)签字同意、经论证资金能够平衡的可以实施改造。 同时军委、总部在文件中强调不能只强调大多数,必须人人签字。《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2004年8月编制《军队老干部住房制度改革政策问答》第59款(第74页)》。 兰州军区出版的2007年第3期《老战士》杂志(18页)刊登军队干休所改造文件指出:已经购买了原有住房并且办理了房产证的,其住房属于个人财产,拆与不拆必须征得参建老干部、遗孀的签字同意。 6、 违反2007年10月全军《军队干休所住房改造会议》精神 2007年10月在沈阳召开的《全军干休所住房改造会议》已经明确:2008年开始,凡是没有进行改造的干休所,一律停止改造。 7、 违反国家法律 《宪法》总纲第十三条规定: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 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第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 4、违反国家《物权法》 《物权法》第四条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 1998年,沈阳军区联勤部第一干休所住房出售给了老干部、遗属及其合法继承人,并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产权证书》、《契税证》。依据法律购买住房,自动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 军队干休所住房改造,涉及各种矛盾,各家情况各异,具体问题、困难甚多。 军委、总部充分考虑到这些问题,规定的上述原则,既体现了军委、总部对老干部、遗属的关怀,也深刻体现了国家《物权法》的思想精髓。军委文件是一个极其慎重、富有远见的文件。 5、违反国家建设法规 自2005年5月联勤部在没有《拆迁许可证》情况下,拆迁16栋、18栋、俱乐部、服务中心等建筑。在没有建设规划许可、建筑许可、开工许可,违法建设了2栋30层高楼。2007年在没有《住宅质量检测合格证书》的情况下,让部分老干部、遗属住进这沈阳最大的违章建筑。 6、违反军委、总部关于房屋销售的规定 2006年12月13日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关于军队干休所住房改造有关问题的通知》营休字(2006)182号文件(第8页)规定:对违反规定,私自变相转让、超标准建房、低价售房、违规抵扣、擅自外销、挪用售房收入等行为,要坚决予以纠正,情节严重的要追究直接责任人和单位领导的责任。而沈阳军区联勤部第一干休所新建高楼,有相当数量的住房,已经私自变相转让、出售。 7、组织战士,阻挡行政人员执法 2005年开工后,地方行政执法多次对工地进行执法检查,联勤部指使干休所派出战士,手臂挽手臂,阻挡行政执法人员进入工地。在地方造成极其恶劣影响,严重损坏人民军队的形象。 为什么明知道军委的规定、国家的法律,却反其道而行之?这反映了目前部队中有的干部,甚至高级干部的政策水平、政策观念、政策纪律极差。国家法律意识及其淡漠。明知故犯,公然不执行军委指示,把军委的指示当儿戏。按照自己的意愿做,把自己凌驾于军委的指示和国家的法律之上。但是,任何人、任何单位违背国家法律、中央、军委指示,最终是要受到国家法律、军纪、政纪的制裁。 三、关于《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 后营(2006)461号文件》即(关于沈阳军区联勤部第一干休所住房改造批复)问题 关于《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 后营(2006)461号文件》即(关于沈阳军区联勤部第一干休所住房改造批复)是沈阳军区联勤部骗取的批复。 1《报告》违反总部规定的原则 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2004年8月编制《军队老干部住房制度改革政策问答》第52款(63页)规定:对已出售的离休干部现住房,在征得全体住户签字同意的前提下,经批准可实施合建改造。 在没有征得全体住户签字同意的前提下,上报。是违反军委、总部规定的原则性错误。 《沈阳军区联勤部第一干休所住房改造工程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是一个欺上瞒下的文件。其性质是欺瞒总部,骗取批复的卑劣行为。 2、《报告》在报批程序上违法——在时间上,欺瞒总部 干休所开工时间是:2005年5月1日后开工。总后勤部批复时间是:2006年(后营字461号)。就是说,在没有上报总部批准之前一年,就已经开工。施工后,才向总部报告、审批的,是典型的欺骗行为。 ————在程序上,违反规定 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2004年8月编制《军队老干部住房制度改革政策问答》第52款(63页)规定:经批准可实施合换建改造。 2006年12月13日《关于军队干休所住房改造有关问题通知》(营休字(2006)182号)第五条组织实施条款(4页)规定:经本单位后勤(联勤)部门审核后,报总后勤部。 一句话,沈阳军区联勤部采取“先斩后奏“,没有批准,就施工。用欺骗总部的手段,违反总部规定原则、报批程序,骗取批复。 军队是党的军队。必须绝对服从党中央的指挥,必须绝对服从中央军委的指挥。 3、欺骗、逼迫老干部、家属搬迁 干休所领导代表联勤部、营房部多次申明:愿意搬就搬,不愿意就不搬 2005年开工后,很多家属找所长问:为什么我们没签字就改造,所长说:联勤部首长、营房部说了,新楼愿意上就上,不愿意上就不上。新楼与你们没关系。2007年1月份,干休所2006年年终总结大会上。所长再次强调:联勤部、营房部已经明确了,新楼愿意上就上,不愿意上就不上(到会工作人员、老干部、遗属都能证实)。 但2007年春节之后,却逼迫搬迁。干休所领导在大会上的讲话是代表组织、代表上级机关说的话。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 8、 聘请律师,企图与我们打官司,行政强制拆迁,逼迫我们同意住房改造 2007年8月聘请律师,企图与住户通过司法途径打官司。为老干部、遗属服务的干休所要与拥有房屋产权的住户打官司,逼迫搬迁,在全军是一个创造。 5、下通牒,限期搬迁 2007年3月、6月、9月三次通知限期搬迁。并要强行拆老干部、遗属、住户房子周围的树墙、铁栅栏、仓房。引发老红军家属到军区司令部上访。 2007年9月10日通知限期选择改造形式:选住二期房与货币动迁(离开干休所)任选其一。军委、国家法律赋予我们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并给予充分的尊重。同意与不同意改造住房由我们选择,沈阳军区联勤部却要剥夺我们的权利。 6、停止供暖,逼迫搬迁 2007年10月21日干休所开始供暖。但对没有同意搬迁的住户停止供暖,逼迫搬迁。 2007年11月1日零时,沈阳市开始供暖。唯独沈阳军区联勤部第一干休所对老红军家属断暖气。大家气愤地说:市民按时享受供暖,我们享受不到,监狱的犯人还有暖气。我们现在连犯人都不如。由于延迟供暖,许多老红军家属冻感冒、冻病引发老红军家属六十多人群访。 7、采取打人、砸窗、堵门眼、盗窃、断水、断电等手段企图强行改造 8、新年、春节逼迫拆迁 我们老同志都知道,旧社会地主老财,年关到穷人家逼債、逼租。而共产党的新社会,沈阳军区联勤部竟然也在年关,逼迫我们搬迁根本不让我们过好春节。 2008年阴历29,联勤部部长王爱国召集干休所开会,下命令:2008年4月断水、断电、断煤气,推平我们的住房。干休所工作人员正月初三急忙到各家通知动员,破坏祥和的春节气氛。由于年关逼迫搬迁,许多老红军遗属被气得病重、病危。老红军遗属、抗日战争时期老战士王志敏被气得血压升高,引发青光眼,住院手术。1955年的老将军遗属、抗日战争时期的老战士王敏谈话后即心衰、病危住院抢救,至今未愈。老红军遗属张齐民,谈话后失眠,行走不稳,摔断腿。住院••••••••••难道沈阳军区联勤部逼死老红军的遗属,才能罢休吗? 我国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共和国,这里的住户是曾经为共和国流血牺牲、南征北战的老红军、老干部极其遗属、父母双故的住户。我们要问:军委、总部的文件对全军是否有权威性?军委、总部的规定是否可以进行所谓的变通?共和国的法律是否可由特权任意的践踏?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shenshan74532 (2008-12-19 12:52:21)

    土匪不如的东西
  • shenshan74532 (2008-12-19 12:57:56)

    简直和土匪一样,中央军委应严肃处理。
  • 采药翁 (2008-12-21 03:13:38)

    军中第一贪王守业虽被判死缓咎由自取,但他的罪刑和余毒并没人管,都说天高皇帝远,但现在是信息时代了,只怕是争只眼闭只眼,就害了这些老红军老八路和他们的遗属啦!
  • 采药翁 (2008-12-21 03:19:37)

    军队不允许经商,"盘活土地"就是变相经商!就是与老红军,老干部,遗烈属子女争夺土地,就是侵占掠夺他们的财产!看看已被捣毁的干休所和正在被捣毁的干休所,工作人员和休养人员的结果和现状就真相大白了!王守业就是在卖老同志!其实干休所的所作所为审计部门都是心知肚明的,干休所那些人也都是看了底牌才敢胡作非为!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拿自己的乌纱帽开玩笑。 军队目前不许经商,那些军官来钱的门道就是跑官卖官、工程回扣、房地产开发、土地置换、医院经营、退役装备出售等等。除此外,军官到哪里去发家致富? 其实干休所人员实际是老干部、遗孀身上的跳蚤、虱子,是寄生在他们身上生存的,他们不可能为老干部子女谋利益,也没有这个义务,甚至连冠冕堂皇的为老干部子女服务的理由都不存在。他们不在老干部、遗孀身上捞一把能在谁身上捞一把?
  • 小雨刷 (2009-2-21 10:07:22)

    这些丧尽天良的东西,等着报应吧!
  • 小雨刷 (2009-4-13 06:56:28)

     与全国农民兄弟一样,与全国职工兄弟一样,她们也有合法的住房权、继承权,因为他们也是这个国家的公民。

      他们的住房是使用他们从军一生的安家费所建,又同全国的城镇职工一样按照国务院的全国城镇职工房改的政策进行了房改,是合法的个人房产!

      国家有住房政策、军队也有住房政策,他们的住房是符合国家、军队的有关法规、政策的。他们的住房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是党和国家、人民给他们的荣誉与肯定,同样也是他们应得的,也是他们的基本权利。

    特别是99年9月20日以前的军人遗属,他们的合法住房权被非法掠夺!

       退一万步让这些八、九十岁的老人面对这些,我们能无动于衷吗?

  • xiaoyushua (2009-4-30 19:13:24)

    当年的老干部不管是不是双军人,只能拿一份,可现在的和平军人,他们为什么要拿两份!这个政策公平吗?而且他们还要来抢老干部那仅有的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