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军委航空局的工作

在军委航空局的工作

1949年初,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先后胜利结束,国民党军队的主力大部分被我军歼灭。人民解放军即将在全国取得胜利,建立人民空军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为歼灭残敌,保卫新中国的需要,党中央即着手组建军委航空领导的机构。

同年1月,党中央政治局通过的《目前形势和党在1949年的任务》决议中提出:“在1949年及1950年,我们应当争取组成一支能够使用的空军及一支保卫沿海沿江的海军。”

同年3月5日至13日,中共中央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为了使党中央、中央军委具体了解东北航校的建设情况,经刘亚楼兼校长提议,常乾坤、王弼于3月上旬从北平乘汽车到西柏坡向中央首长汇报。走前,按刘亚楼的指示,在北平的航校党委委员召开专门的会议,集体讨论研究向中央汇报的内容。常乾坤、王弼从石家庄回来后,传达说:“他们到西柏坡时,二中全会还没有开完。等了几天后,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接见了他们,听取了汇报。”

当常乾坤等谈到东北创办的这所航校所走过一段艰苦历程,并取得了很大成绩。毛主席兴致很浓,听得入神。即便他有事要出去,暂时离开一下,也要让常乾坤休息一下,等他回来再讲。当常乾坤汇报到航校已经培养出空、地勤人员500多名时,毛主席高兴地连声称赞说:“了不起!了不起!”周恩来副主席则眉飞色舞地说:我们的的学生很不错嘛!为党争了气,立了功(常乾坤在黄埔军校学习时,曾是周恩来的学生)。

当汇报到航校现有的飞机装备和数量时,毛主席询问:你们现有的飞机,能不能赶上我去重庆谈判时坐的那种飞机?常乾坤回答说:现在飞机缺少零备件,都是拆东补西,飞机的安全系数还不是很高。毛主席兴奋地说:等着以后我坐你们开的飞机。毛主席还说:“很好,过去在延安办不到的事,今天办到了。你们为今后正式建立空军做了准备工作,培养出了一些种子。”听了毛主席的讲话,了解情况的同志想到毛主席在延安时就提到过建立空军的事,那时有人建议请苏联援助飞机,成立航空队。毛主席说,延安只有碗口那么大,延安的河水也只有那么多,飞机要烧汽油,暂时还没有条件成立空军。

中央领导同志根据当时的形势,为了有组织、有领导地接收新解放区的机场、航空设备与国民党空军人员,加强航校建设,加速培养航空人员,为创建人民空军作好准备,决定建立一个全军性的航空机构。

3月17日,中央军委即电告4野林(彪)、罗(荣恒)、刘(亚楼):军委决定成立航空局,人员由东北航校抽调。19日,军委又电东北军区、4野:航空局长望由常乾坤、王弼两人中选一人担任,或由常、王二人分担局长、政委。

3月30日,中央军委任命常乾坤为军委航空局局长兼老航校副校长、王弼为军委航空局政委兼老航校副政委。航空局下设作战教育处,由方槐任处长;航空工程处,由蒋天然任处长,朱火华任政委;民航处,由油江任处长;以及情报科、供给科等机构,暂编60多人。以后,由于航空业务增多,工作范围的扩大,又增设了政治处、航行管理处、秘书处。全局170余人,办公地点在北平的灯市口同福夹道。军委航空局成立的主要任务是:组织接收国民党空军遗留下来的机场、设备,收容其空、地勤人员;组织修复航空工厂,尽早恢复生产;加强机场管理,开辟空中航线;加速培养航空人才,为正式组建人民空军创造条件。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个全国性的航空管理机构,是人民空军的雏形。

当时,中共中央机关、中央军委机关在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的领导下,已于3月25日胜利进驻北平。从此,北平成为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指挥中心。

4月21日,军委航空局接到中央军委的通知,说南京李宗仁政府拒绝在《同内和平协定》上签字。毛主席、朱总司令已于当日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第二、第三野战军已于21日晨在西起九江东北的湖口、东至江阴,长达500公里的战线上,强渡长江成功。军委向航空局发出指示:由于南京政府拒绝和平解决问题,不存在整编其陆海空的问题了,应立即组织得力干部随军过长江,到宁沪杭和华中地区接管国民党空军,准备近日南下。常乾坤和王弼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讨论研究了南下航空接收的干部名单。

4月22日,周恩来副主席亲自接见南下干部。常乾坤局长向周副主席介绍了从东北老航校抽调人员的情况后,周恩来副主听后高兴地说:“好嘛!派得力干部,建立接管机构是很重要的问题。渡江的解放军进展很快,国民党军队正向上海、杭州方向逃窜,李宗仁也坐飞机走了,我军已经兵临南京城下,估计今明两日就可完全占领。你们应尽快到达,争取被接管的所有人员,物资少受损失。”各航空接收组按军委航空局的统一部署,在各军区、野战军首长的领导和支持下,接收工作进行的很顺利。

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失败,于5月4日派遣6架B—24重型轰炸机,对刚刚解放的北平实施空袭。国民党的空袭给北平人民和党的领导机关造成严重威胁,也给本来就忙碌的军委航空局带来沉重的工作压力。

6月的一天,周恩来副主席在中南海的办公室召见常乾坤局长。周副主席说:“党中央决定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保卫工作十分重要,地面的罗瑞卿同志负责,来自空中的,你们能不能出把力呢?” 常乾坤局长回答说:“我们可以组织一个能担负作战任务的飞行队!” 周副主席非常高兴地询问有多少名能驾机起飞的飞行员?有几架可用来打仗的飞机?并且问“能否组织起一支可以担负防空作战的飞行部队?” 常乾坤局长如实地作了汇报,周副主席听到后说:“你们回去后拟定一个计划,向军委报告。”并且一再嘱咐“要争取时间。”


回到灯市口办公室后,常乾坤召集军委航空局全体同志参加讨论研究,起草了一个以P—51战斗机为主体的防空作战计划。常乾坤考虑到东北老航校的情况,主要改动是减少了飞行员和P—51飞机,因为老航校正在进行紧张的飞行改装训练,也需要飞行员和飞机。计划经常乾坤等修改后,于7月7日向中央军委呈送了在北平成立一支能担负防空作战的飞行队(简称南苑航空队)的请示报告。

得到中央军委批准后,常乾坤组织军委航空局从7月31日至8月8日召开了工作会议,专门研究落实周恩来副主席的指示和中央军委关于组建飞行队的批示,与会人员都精神振奋。这些从战争中过来吃过空中敌人苦头的人,这些党过去千方百计利用各种途径培养出来的航空技术人才,听说要组建自己的空中作战部队时,无不从心眼里高兴!许多人想到自己在东北老航校的努力,不就是为了建立我党自己的人民空军吗?

经过反复讨论,确定飞行队的组成架构和飞行员的选调方案。确定从各军区航空处和东北老航校“抽调9架战斗机与必要的飞行人员,集中北平训练一个月,于9月5日起,首先在北平执行防空任务。”“必要时协助陆、海军解放长山列岛。”并确定将这9架飞机“组成一个混合中队,建制属华北航空处,作战指挥统一由军委航空局负责。”

随即开始调集飞机和空地勤人员,同时决定由徐兆文任飞行队队长。后因徐兆文飞行训练负伤住院,临时从东北老航校调战斗训练大队邢海帆代理队长。经中央军委批准后,人民解放军第一个飞行队,于1949年8月15日在北平南苑机场正式成立,辖4个飞行分队,1个机械分队。同年9月5日起正式担任保卫北平的防空作战任务。以后,又成立了第4运输机分队。

8月下旬的一天,常乾坤局长带方槐、油江等参加了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召集的开国大典准备会议,华北军区和北平市的有关领导均有人参加。会上,聂代总长传达了党中央关于开国大典组织群众和阅兵的重要指示。随后,聂代总长询问航空局能否组织机群编队通过天安门上空接受毛主席、朱总司令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常乾坤当即作了肯定的回答。聂代总长听了非常高兴,并要求回去后很好地做准备。第二天上午,聂代总长又专门把常乾坤等叫到他的办公室,详细地询问了现在的多少飞机、设备和飞行员?还问有没有困难?大家表示:“头一回,没有经验。”油江想到上个月,自己接待过苏联民航代表团,便说:“苏联民航谈判代表团团长过去是苏联空军中将,搞过莫斯科红场阅兵。”聂代总长说:“可以向他们请教,向他们学习。”聂代总长最后说:“你们先搞个计划出来,过两三天再来向我讲一下。”

在常乾坤的领导和组织下,航空局经过两个昼夜的编排、演算,将计划草拟好,第三天的下午到聂代总长办公室汇报。聂代总长看到后高兴地说:“好!我们有飞机参加开国大典,给大典增加盛况。你们要抓紧时间很好地组织训练。”最后,聂代总长加重语气强调:“空中编队受阅,保证安全是最重要的,一定要保证受阅全过程的安全。”

当晚,常乾坤在航空局召开紧急会议,局机关、华北航空处、南苑飞行队和有关保障单位的领导参加了会议。常局长传达了聂代总长的重要指示,以及受阅飞行的计划安排。

到会同志以极其兴奋的心情,进行了热烈的讨论,重点是讨论了保证飞行安全和多机种的编队协同等问题。特别是离开国大典只有20多天,时间紧,任务重。大家对多机种共用南苑机场一条跑道的全日训练安排和每个飞行日的计划,训练的组织指挥工作等,都提出了不少合理的意见。最后,常局长在会上明确了各项工作的分工,要求大家把全部精力集中到完成受阅任务一来。

常乾坤说:“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接受毛主席的检阅,一点都不能马虎,一定要百分之百的顺利完成任务。”,为此,常乾坤带着受阅飞行中的各种问题,深入群众进行可行性研究。为了检验飞行效果,事先要进行空中照相。那时,空中照相设备差,第一次没有成功,大家有些灰心,常乾坤就多鼓励。第二次照相获得成功后,常乾坤就赶到机场与大家共享成功的喜悦。

那时,人民空军还未能正式成立,要进行这样大规模的空中受阅,从组织领导上来说困难是可想而知的。首先是受阅使用的飞机全是从国民党空军那里缴获过来或是起义归来的。飞行员虽然是以飞行队的为主,但飞行队刚刚成立,大多数人是从国民党空军驾机起义或国民党中的中共地下党组织过来的,中国共产党自己培养的飞行员只有方槐、安志敏、林虎、孟进、姚俊、王洪智、王恩泽等。

按空中受阅的需要,在飞行技术上要过硬,在政治上也要纯洁,因为稍有差错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这一点是航空局领导考虑最多,也是承担最大的关键问题。常乾坤作为具体领导负责的军委航空局长,为圆满完成受阅飞行任务废寝忘食,费尽了心血。

在组织飞行训练中,常乾坤要求各分队严格编队队形训练。他亲自主持机群编队长机在地面进行沙盘作业,把飞机按空中规定的间隔、距离摆好,组织飞行员反复观看,牢记长机在自己风挡玻璃上的投影与位置,并掌握判断偏差和修正的要领。然后,反复进行空中演练和预演。

为了使整个机群在天安门上空便于中央首长观看,达到最隹的效果,常乾坤亲自登上天安门城楼实地观看确定飞行航线。经过预演,常乾坤觉得航线偏北则太靠近天安门,观看者仰头太厉害,不便观看,甚至于会被天安门城楼的大屋顶挡住视线而看不到飞机;航线偏南则起不到与地面通过的装甲部队协调一致,达不到检阅指挥部的要求。所以,机群必须保证在金水桥以南,南红墙(当时天安门对面长安街南面有一道红墙)以北通过,西面对正复兴门才是最好的航线位置。

10月1日,凌晨5点,南苑飞行队的受阅飞行员就进入了机场的各个工作岗位,担任战斗值班的飞行员已做好了随时升空的准备。常乾坤、油江处长等进入天安门城楼下的大会总指挥部,对受阅部队和各项保障工作做了受阅前的最后检查。

16时,受阅指挥部通过常乾坤给油江下达起飞命令,油江立即通过设在华北航空处对空无线电指挥室,通知南苑飞行队受阅飞行梯队起飞。常乾坤人在天安门城楼,心系受阅飞机,直到受阅任务的圆满完成其心情才轻松下来。晚上,常乾坤又率受阅飞行员参加党和国家领导人举行的国宴。

此外,在常乾坤局长的精心组织安排下,航空局设计制造了人民空军的机徵、军徵,报经中央军委批准,于开国大典当日实行。同时,尽快恢复了航空工厂的生产,修复40多个机场,开辟北京——长春、北京——上海等空中航线。

1949年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中共中央军委任命常乾坤为空军副司令员兼训练部长。常乾坤在东北老航校接到任命的电报时,心情非常激动。常乾坤立即给刘亚楼司令员复电说:“我愿诚心 诚意地协助您,兢兢业业地为中国人民空军而努!”

在人民空军的创建中,常乾坤在空军的军事训练、院校建设、科学研究、武器装备及民航事业方面,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1955年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

1973年5月20日,常乾坤因病逝世,享年69岁。


1964年跟随周恩来总理视察长江三峡流域
1964年,孙德山同志跟随周恩来总理乘船视察长江三峡流域.
国家发改委咨询组副组长孙德山副部长(1984年享受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副部长住房和医疗待遇).
1952年,孙德山同志原国家计划委员会任农林水利局副局长.
1960年,孙德山同志原国家计划委员会任林业局局长兼农业局副局长.

国家发改委咨询组副组长孙德山副部长之子孙力壮和孙京壮转发.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冯裤子 (2008-12-01 10:10:23)

    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