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帙 王麦林:让更多的人知道老航校

张开帙 王麦林:让更多的人知道老航校


<FONT class=nr>
  作者简介:
  张开帙,东北老航校早期创建者之一,空军少将军衔。
  王麦林,张开帙夫人,曾任老航校教员、指导员、编译室主任等职。

  东北老航校是“中国人民航空事业的摇篮”。这是中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彭真在东北老航校建校40周年时的题词;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伍修权说,它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摇篮。以后成立的空军以及海军航空兵的部队长,掌管飞行训练、机务训练和保证飞行的机务干部,都是老航校的干部和学生;国家航空工业也是接收老航校修理厂的一批技术骨干创立起来的;民航初创时,从上到下,老航人都是出了力的,而且民航航线最早也开始于老航校。当然,抗美援朝中击落美国飞贼的英雄们也多是老航校人。所有这些都说明,彭真、伍修权同志的评语是符合客观实际的。各个系统初创时期来之不易,所以应该不忘东北老航校,并且要发扬老航校精神,出色地完成当今的任务。东北老航校的宗旨是执行我们党要实现共产主义、实现社会主义的理想,培养人民航空事业的骨干。有了统一的崇高理想,就能克服一切难以忍受的困难,达到最终的目的。东北老航校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老航校精神是延安精神的继续,延安精神的发扬,宣传它,会给人以启迪,会令人向上的。
  当时的老航校有来自各解放区的解放军和地方干部以及青年学生,有一大批日本技术人员,还有在国民党起义人员(包括日、美、苏人员)。这些人员来自五湖四海,思想作风千差万别,在当时恶劣的环境中,能把这批人团结在同一集体里为了同一目标奋斗,真是不容易。但是,老航校办到了!靠的是党的崇高理想,靠的是党的政策,靠的是大量的、实事求是的思想政治工作。
  东北老航校1946年3月1日在通化成立,由于东北局势所迫,不足两个月就向牡丹江搬迁。1946年6月1日在牡丹江开学。到11月又由于东北局势所迫,向北大荒的密山搬迁,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进行了两年多的艰苦训练。后因局势好转,又搬回牡丹江,最后搬到长春。
  老航校所用飞机一部分是林弥一郎部队的10多架可飞的各型飞机,一部分是1945年末,在沈阳周围各机场搜集的破烂飞机还有一部分是老航校成立后,在东北各地机场搜集的各式破烂飞机,和国民党起义的美式飞机。总计100多架。
  这批飞机十分破旧,有的一架就有100多个洞(飞机之所以都破坏得这样利害,是因为老百姓恨日本,以此泄恨)。要修好这些飞机,实在不容易,不仅技术上难题多,还缺少必要的技术资料、工具、原材料等等。老航校人不畏艰难,在一个汽车修理厂房内组建了修理厂,在零下三、四十度环境里,修理飞机。
  飞机修好后,要靠外场机务人员的精心维护,才能保证飞行。由于国民党空袭,老航校只能躲避空袭的时间,分八时前的早班和十六时后的晚班进行飞行训练。为保证早班飞行,机务人员两三点钟就要起床步行到机场,先把飞机从隐蔽处推出,用火炉给发动机加温,用小油桶给飞机加油;早班飞行结束,还要把飞机推还到隐蔽处,然后放油,进行飞行后检查;晚班飞行,除要重复早班的全部工作外,还要增加在一般情况下不会有的工作。比如,要把这架飞机的轮子或螺旋桨,甚至发动机拆装到另一架没有这些部件的飞机上,以保证另一架飞机第二天飞行。若遇到排除故障,经常会工作到深夜。那时,老航校飞行有三种排队现象:一是排队用小油桶给飞机加油;二是排队用自行车打气筒给飞机轮胎打气;三是排队摇惯性起动机启动飞机的发动机。所有这些,都说明那时老航校外场机务人员的辛苦。   老航校在飞行训练上的新奇事,更是世界少有。开始时,飞行服装很少,飞行员就穿着大棉袄、大棉裤飞行;曾有一段时期,飞行员和大家一样吃包米楂子、咸菜疙瘩,开飞后,每天吃两个鸡蛋,就算空勤灶了;飞机上没有无线电,空地联系就靠手旗、T字布和堆烟;没有机内通话器,教员就用一根棍子从后舱伸向前舱,给学员指点仪表等。另外,老航校还有三大难题:一是没有初、中级教练机,就直上高级教练机;二是没有汽油,就用酒精代替;三是学员文化程度低,就采用实物教学,增进学员的理解。现在看那时老航校人的工作精神,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作为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者,谈老航校就不能不谈一部分日本人。办航校必须有一批飞行、机务教员和各种保障人员。我们党对此是有准备的,很早便从各方面吸收、送学、自培,保留了一小部分航空人员。但是,他们都多年没有摸过飞机了,需要重新学习。在这个关键时刻,林弥一郎投降部队,担当了重要角色。林部队是日本机动作战部队,又是一个培养日本飞行军官的部队。这对我们办航校十分重要,所以我们不能忘记这批日本人。老航校在东北搜集飞机时,都是派一两名干部率领一批日本朋友,在冰天雪地里完成的;老航校初期,日本朋友冒者国民党空袭的炮火,起早贪黑维护飞机、保证飞行;在修理厂修理破烂不堪飞机、制作零部件的也是日本朋友。后来,老航校没有教练机,他们就把当时的P-51飞机改成双座教练机,以后又改苏联的NJI-10,这有力保证了训练工作的开展。他们在共同生活和工作中,不断受我党、我军思想、作风、传统的熏陶,逐渐把军国主义思想主变为“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变为国际主义思想。他们不仅在老航校时期,培养了一批人民航空始业的骨干,在七航校培养了两批飞行员、一批机务人员和第一批女飞行人员,还在老航校修理厂培养了200多名练习生。他们认为是中国共产党给了他们第二生命,中国是他们的第二故乡。为积极推进中日友好工作,林弥一郎先后组织了“航七会”、“归国者友好会”、“日中和平友好会”等友好团体,多次访华。林弥一郎因此深受我国领导人的嘉许,彭真、杨尚昆、王震等国家领导先后接见过他。老航校建校55周年时,空军首长给这些日本友人每人发了荣誉证书。中国没有忘记他们!


  东北老航校艰苦创业的历史,充分体现了我党我军的革命思想、革命政策,不怕难、不怕险,又能创新的光荣传统和作风。也就是充分体现了延安精神,又结合实际发展了延安精神。应该把它看成是全社会的财富,更是中国人民航空事业的中国人民空军的财富。定期纪念它、宣传它,使这种精神代代相传,在各种工作中发挥新的作用。有了老航校精神,就能无难不克,无坚不摧,无事不成,无仗不赢!